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养殖价格 >

冰点焦点)梦破梅花鹿——江夏养鹿骗局大调查

2020-03-10 08:05养殖价格 人已围观

简介养鹿骗局提要:秋季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江夏区的联营养鹿户交售仔鹿与鹿茸并收回投资的季节。但是,当养鹿户们满怀憧憬地找到联营公司时却傻了眼:公司大门紧闭,老板人间蒸发。这138户...

  提要:秋季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江夏区的联营养鹿户交售仔鹿与鹿茸并收回投资的季节。但是,当养鹿户们满怀憧憬地找到联营公司时却傻了眼:公司大门紧闭,老板“人间蒸发”。这138户养鹿户中,有下岗工人,有农民,为了买鹿,他们有的债台高筑……

  今年49岁的吴金玉是武汉的下岗职工。今年春节前后,她回老家江夏区金口镇创业。亲戚告诉她,湖南湘潭市富民科技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民”)在江夏开了一个分公司,和农户联合经营,销售梅花鹿。公司负责高价回收联营户养的仔鹿和公鹿的鹿茸,保证联营户两年收回全部投资,第三年开始赚钱。

  世界上真有这么好的事?吴金玉听后半信半疑,她悄悄来到这家位于江夏区某机关大院内的公司打探。听说她要养鹿,公司员工立即端茶倒水,热情地接待了她。工作人员介绍说:公司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运作方式,由公司提供种鹿,分散给联营户养殖(公司与联营户签订联营养鹿合同),联营户所有的鹿产品(包括仔鹿和鹿茸)由公司收购,集中加工销售,联营合同期可达5-15年……“养猪八十六,不如养头鹿”。

  工作人员还向她描绘了公司的“美好前景”:目前1-2年以养殖为主,2年后以鹿产品深加工为主。公司最终目的是进行鹿产品深加工,建成鹿产品加工厂,开发鹿茸、鹿血、鹿鞭等系列酒产品,打入国内、国外市场销售。

  在“零风险”、“快速致富”等诱人字句的引导下,吴金玉最终动了心,她以公鹿2.28万元/头、母鹿1.78万元/头的高价,向“富民”武汉分公司购买母鹿16头、公鹿4头,还建了一个鹿场,总投资40多万元(其中多数为借款)。同时,和“富民”武汉分公司签下今年2月18日至2008年12月31日的联营合同。

  江夏区十字岭农户朱全香对记者说,刚开始她也不相信养梅花鹿能赚大钱,但看到“富民”已签的联营合同后,便相信白纸黑字不会有假,最终花38万元买下20头梅花鹿。公司“一夜蒸发”鹿农欲哭无泪

  按照联营合同,养殖户花钱从公司购买种鹿,公司以高价回收鹿茸和仔鹿(鲜鹿茸3600元/公斤,仔鹿280元/公斤)。吴金玉说,刚开始,“富民”武汉分公司也确实花费数千元,收购了她的一些鹿茸。但仅过了几个月,公司员工收购“热情”便逐渐降低。有时,她给公司连打几个电话,也不见有人上门来收鹿茸。

  今年7月间,湖南的一些“联营养鹿、回收产品”的公司相继出现老板突然失踪、公司倒闭破产的情形。8月中旬,“富民”武汉分公司也从鹿茸收购款不能兑现开始,出现了严重的资金危机。9月,“富民”总公司法人代表因涉嫌合同诈骗,被湖南当地警方立案侦查,9月19日,“富民”武汉分公司董事长雷某被警方带走……

  部分梅花鹿养殖户得知消息后,连忙赶到“富民”武汉分公司,发现公司办公室人去楼空。鹿农们被坑了,100多份联营合同变成了一纸空文。

  吴金玉说,她轻信了每头鹿利润达1万多元、两年就可收回成本的谎言,精心喂养20头梅花鹿半年多,眼看到了收获之际,公司却“人间蒸发”,原本和谐美满的家庭,一夜之间债台高筑。

  今年45岁的周波(化名)是汉阳区一名国企下岗职工,借了岳父毕生积蓄的12万元,加上筹集的6.8万余元,和“富民”武汉分公司签下联营合同,告别妻子和孩子,到江夏区租了一块地养鹿创业。谁知受骗上当、血本无归。

  现在,他不知道是该守着那10头母鹿和1头公鹿,继续留在江夏郊区,还是该回到汉阳的家里,照顾年迈多病的老岳父,更不知道一大家人今后的生活靠什么保障。

  据初步了解,与“富民”武汉分公司签订《联营养殖梅花鹿合同书》的联营户有138户,引进种鹿936头(此为办理了野生动物驯养证的数目),联营养殖户每户少则投入5万元,多则投入50多万元。而“富民”武汉分公司仅吸纳鹿农的加盟资金就超过2000万元。是养是弃难取舍“仙鹿”何去何从

  梅花鹿,又称“仙鹿”,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梅花鹿全身都是宝,是药用、滋补的高级经济动物。由于“富民”武汉分公司的倒闭,联营户们养殖的936头梅花鹿的命运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记者近日在“富民”武汉分公司设在江夏区的种鹿养殖基地看到,100多头梅花鹿瘦骨嶙峋,无精打采地在院子里转悠。由于人去楼空,这些梅花鹿几乎无人喂养,一个多月来,先后有30多头梅花鹿死掉。

  为避免损失继续扩大,江夏区政府专门成立了“梅花鹿养殖工作协调小组”,把“富民”武汉分公司“遗弃”的种鹿委托给有关公司和农户寄养。

  而对众多联营鹿农来说,高价买进并饲养的梅花鹿也变成“鸡肋”。如果继续饲养,大量的资金占用不说,而且他们普遍缺乏梅花鹿养殖经验和技术,时间久了,难保梅花鹿不会出现生病或死亡的情形。如果将其卖出,一来手续复杂,二来联络不到买家,三来当初一二万元一头的梅花鹿,现在也卖不出好价钱。

  昨日,记者来到江夏区金口镇,在养殖户吴金玉搭建的鹿棚里,只见20头梅花鹿分两个棚子圈养着。吴金玉对记者说,现在她专门请了一个农民照看这群梅花鹿,不仅成本收不回来,每天还要继续投入资金养鹿,现在每天光喂养的草料都要花费近百元,但母鹿产下的仔鹿和从公鹿角上割下的鹿茸,却不知道卖给谁,真希望有关部门在这时能帮助她一下,让她能渡过难关。索赔几乎无望政府设法补救

  “联营养鹿”骗局发生后,由于“富民”公司已宣布破产,而公司的巨额资金又不知去向,要求“富民”归还加盟费、赔偿损失或继续收购仔鹿和鹿茸,几乎没有希望。

  “梅花鹿养殖工作协调小组”负责人、江夏区农业局副局长姬国发对记者说,事发后,区政府对此事十分重视,也采取了一些补救办法:一方面帮助养殖户成立协会,在饲料、养殖信息等方面加强横向沟通,尽量减少损失;另一方面,由政府出面积极联系真正有实力的养鹿企业,尽快收购鹿农的产品。

  姬国发说,目前已有四家企业对开发这一项目感兴趣,协调小组已与其中一家企业达成初步意向,如果进展顺利,养殖户可与该企业签订新的收购合同。

Tags: 养鹿骗局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71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