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养殖价格 >

中国(荣昌)畜牧产品交易市场受冲击 虚拟市场在

2020-04-08 10:12养殖价格 人已围观

简介英语公共英语市场里的实体店经营户忧心忡忡,市场的主办方却信心百倍。记者日前在全国最大畜产品交易市场中国(荣昌)畜牧产品交易市场了解到,因受生猪散养向规模养殖转变的冲击,该市场...

  市场里的实体店经营户忧心忡忡,市场的主办方却信心百倍。记者日前在全国最大畜产品交易市场——中国(荣昌)畜牧产品交易市场了解到,因受生猪散养向规模养殖转变的冲击,该市场实体市场日渐萎缩、虚拟市场日益繁荣。

  “以前的好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哟!”在12栋3号门面——荣昌达通饲料经营部,半天都等不来一单生意的周革,对她已经营了20年的饲料、兽药生意产生了动摇。她说,现在的营业额还不到六七年前的一半,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生意非做垮不可。

  周革是荣昌最早一批靠经营饲料、兽药起家的商人。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大量农村养猪专业户的出现,对饲料和兽药需求量的迅猛上升,包括周革在内的一批嗅觉灵敏的商家,以街为市,在荣昌外西尾街迅速形成了饲料、兽药一条街。

  到上世纪90年代末,该县形成了以外西尾街为中心、共有300多家经营户的饲料、兽药批发零售市场,年销售额达10多亿元。自此之后,荣昌畜产品市场销售额一直稳居全国第一。2001年,重庆畜科院在附近建起专业的畜产品交易市场,包括周革在内的300多个经营户入场经营。

  周革说,自己生意最好的时候在1997至2007年,每年销售额都在200万元以上。那时候,荣昌畜产品交易市场其实是西南地区的一级批发市场,她的客户主要是贵州、云南、四川和我市的省级与区县级饲料兽药经销商。

  2008年起,她的生意开始一路下滑,现在每月销售额还不到10万元,比2007年少了一半。更糟糕的是,她的客户群也在急剧缩小——主要由重庆各地的区县级经销商、荣昌及周边的乡镇级经销商、荣昌本地的中小养猪场等三类客户组成,销量大约各占1/3。现在,她的产品基本上出不了重庆,

  而且,她的这种情况在市场经营户中非常普遍。2011年11月,由渝惠食品集团、市畜牧科学院等5家单位共同投资修建的中国(荣昌)畜牧产品交易市场在荣昌工业园区正式投入运营,原市场关闭。但时至今日,新市场只入驻了230家经营户、租赁了310个门面,空置门面达75个。周革透露,不少经营户已相继改行了,现在的经营户数量比老市场少了100户左右。英语公共英语

  她认为,造成该市场实体店日益萎缩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饲料、兽药生产企业出于竞争需要,直接在各省区县铺设销售网点,使他们的销售半径大幅缩小;二是生猪散养户大幅减少、规模化养殖户大幅增加,这些规模养殖户为降低成本,往往直接从饲料、兽药厂进货。周革目前的供货对象中,养殖规模最大的不过数百头,上千头、万头生猪的养殖户,根本不到市场进货。

  记者从市农委所获得的数据表明,目前,我市规模化养殖生猪数量占到了生猪养殖总量的50%以上,比10年前提高了30多个百分点。

  然而,该市场在实体市场大幅萎缩的情况下,虚拟市场却取得重大突破。中国(荣昌)畜牧产品交易市场董事长袁明友告诉记者,他们所建立的虚拟市场,包括仔猪网络拍卖中心和生猪期货交易中心,均为国内首创。目前,仔猪网络拍卖中心与生猪期货交易中心日均交易额分别达到了120万元、600万元,年交易总额预计达到26亿元,远远超过实体市场交易总额。

  他认为,生猪从散养向规模养殖的转变,虽然会对实体市场造成一定影响,但对虚拟市场的发展却有巨大推动作用。其主要原因有:一是规模化养殖场具有人才优势,不难掌握网络交易技术;二是降低成本,仔猪供需双方直接在网上竞价和交易,减少中间环节,双方都能获益;三是降低风险,生猪远期交易市场可以提供未来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一年的生猪价格,养殖户可以根据未来生猪价格走向决策,避免了因生猪价格波动而带来的风险。

  袁明友称,下一步,他们还将考虑建立一个饲料、兽药网络交易平台。他满怀信心地表示,预计用5年时间,他们要将中国(荣昌)畜牧产品交易市场打造成百亿级市场。

  中国(荣昌)畜牧产品交易市场的虚拟市场发展态势固然令人惊喜,但实体市场的萎缩也让人心里不是滋味。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只要转变思路,实体市场或许可以打开另一片新天地。

  农标普瑞纳(重庆)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云洪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们在四川成都还有一个规模相当的饲料生产企业,但平均生产成本却比荣昌公司低50元/吨。他们每年的产量约4万吨,此一项就比成都公司增加了200万元成本。

  他说,成都公司的生产成本低于荣昌公司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成都有青龙场、新都两大粮食原料市场,成都公司可在这两大市场采购到玉米、麦麸等生产原料;而重庆却没有这样的市场,他们只能派人到全国其它地方采购。

  一般而言,他们的玉米主要从东北采购,麦麸主要从华北采购,豆粕主要依赖进口,得到广东等沿海港口采购。因不少原料和配料都有保质期,每次的采购量都不会太多。正因如此,他们的购买价格相对较高,摊下来的运输成本也高,另外还要雇佣更多的采购人员,其综合成本自然就比成都公司高出一截。

  刘云洪认为,生猪规模化养殖是一种必然趋势,而随着规模化养殖户越来越多、养殖规模越来越大,饲料、兽药企业必然会与他们建立更为紧密的直接供货关系。因此,若中国(荣昌)畜牧产品交易市场的经营户仍盯着传统养殖户不放,交易规模必然会越来越小。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完全可以转变思路,抓住重庆没有粮食原料市场这个空白,针对饲料厂与兽药厂家来发展原料供应市场。

  其实,荣昌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饲料、兽药生产基地,现在有饲料、兽药企业60多家。其中,全县仅饲料年产量就超过了300万吨,而饲料产量与原料需求量大致相当。因此,光本县的饲料生产企业,就能给他们每年带来数十亿元的市场交易额。

  刘云洪认为,随着生猪规模化养殖户越来越多、养殖规模越来越大,他们还可以抓住另外一个商机:就是自动喂食器、母猪产床、漏粪地板等现代养殖设备的需求量越来越大。目前,国内还没有这方面的专业市场。因此,发展畜牧养殖设备市场,也有一定的前景。

Tags: 英语公共英语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55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