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养殖价格 >

有点蔫的家禽市场如何重新飞起来

2020-04-13 17:11养殖价格 人已围观

简介王一博有多好1月下旬,随着疫情在全国蔓延开来,一些地方纷纷采取限行、封路等强制措施和手段,防控疫情扩散。交通的阻断,给家禽养殖业带来重创。 初步测算,从疫情暴发到3月15日,我国家...

  1月下旬,随着疫情在全国蔓延开来,一些地方纷纷采取限行、封路等强制措施和手段,防控疫情扩散。交通的阻断,给家禽养殖业带来重创。

  “初步测算,从疫情暴发到3月15日,我国家禽产业主要品种,饲养环节损失了150多亿元。”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秘书长宫桂芬说。

  2月10日,杨海洪请人挖了一个大坑,把两万多只活鸡扔进坑里,洒上石灰消毒,再用土填埋。

  “从初二开始,饲料就进不来了。眼看着库存越来越少,心里也越来越着急”,杨海洪向记者聊起,自己是怎么决定“埋鸡”的。

  一开始,他选择逐渐减少给鸡喂食。实在没有饲料了,又不知道疫情啥时候结束,饲料能不能补得上,只能狠下心“处理”这两万多只肉鸡。

  疫情暴发时,杨海洪存栏的还有6万只蛋鸡,同样也需要饲料。他所采取的办法,就是给它们强制换羽。

  所谓强制换羽,就是“饿起来,不给饲料只喂水”,这样蛋鸡将停止产蛋、体重下降、羽毛脱落。坚持半个月后,再给蛋鸡重新喂食,逐渐增加饲料,再过半个月,鸡会慢慢长出新的羽毛,进入下一个产蛋高峰。

  “现在养鸡,一般不会强制换羽。我当时也是没办法,饲料实在买不到啊。况且就算想方设法搞到了饲料,鸡蛋照样运不出去,不好卖,还是一样赔钱。”杨海洪叹息。

  他不得不用强制换羽的办法,让鸡停止消耗饲料、停止产蛋一段时间。由于肉鸡无法强制换羽,只能忍痛埋掉了。

  同样的困境,湖北养殖大户丁庭辉,则选择给蛋鸡减少饲料。“知道强制换羽,可我没有弄过,担心效果不好。”

  丁庭辉养了18000只蛋鸡,一天要消耗3600斤饲料。那段时间,饲料减到2000斤,只能喂个半饱儿。“我当时想,鸡能保命就谢天谢地了。”

  饲料减少后,产蛋率有所下降。即便如此,由于交通管制,这些鸡蛋一直卖不掉,只能堆在库房里。

  “春节和春节后下的那一拨鸡蛋,现在很多都已经放坏了”,丁庭辉苦笑着说,因为这次疫情,真亏了不少钱。

  在杨海洪看来,受损最大的还是肉鸡养殖户。他告诉记者,去年下半年,猪肉价格上涨,把鸡鸭价格也带上去了,投入养鸡养鸭的养殖户一下子特别多。

  “元旦过后,出栏的鸡明显增多,价格开始走低。很多人又把希望寄托在过年上,希望春节期间或节后卖个好价钱”,杨海洪说,大家都没想到疫情突然暴发,完全没有反应时间,鸡更卖不动了。

  疫情期间,养殖户通过各种方式自救。山东德州肉鸡养殖户田茂才,从2月中旬开始微信卖鸡,花了半个月时间,把自家4000多只鸡卖掉了。

  “也是贱卖”,田茂才跟记者算了算账,养鸡加卖鸡,辛苦了两三个月,还是赔了一万多。

  “卖鸡那十多天,特别辛苦,早上5点多起床,晚上十一点多才休息。”田茂才和老婆、儿子一块儿,把所有时间精力都投进去了。

  他还请了好几位亲戚朋友帮忙,一位放血,一位烫鸡毛,一位给鸡脱毛,还有两位负责摘毛。

  田茂才和儿子天天开车给买家送鸡,“我和儿子车的后备箱,现在一打开,都还有股鸡屎味。”

  谈起损失更严重的同行,田茂才觉得自己还算幸运。“刚在朋友圈卖鸡时,我给一个卖鸡药的河南人打电话说,这边市场都关了,鸡不好卖。”

  “没想到,他说他那边更惨,封路饲料进不来,鸡也卖不出去,养殖户有的鸡全饿死了,有的直接挖坑把鸡埋了。”田茂才说。

  在宫桂芬看来,疫情对经济社会运行影响较大,各行业都有损失。家禽养殖业遭受重创,与很多地方对活禽运输、活禽交易的不合理管控有关。

  “很多会员企业向我们反映,由于饲料、雏苗、禽蛋、禽肉等生产资料及产品运输中断,企业有的销毁雏苗及成鸡,有的停产停孵,损失非常惨重。”宫桂芬说。

  1月30日,农业农村部、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联合发布紧急通知,严禁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等违法行为,维护“菜篮子”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正常流通秩序。

  “三部门发布通知后,王一博有多好公司运输饲料的车辆,终于拿到了绿色通行证。但只能在国道、省道上开,乡镇和村子里还是进不去,只能让养殖户自己想办法取。”在饲料公司工作的高爱文告诉记者。

  近来,随着疫情好转,全国各地交通也陆续得到恢复,但已经伤了元气的养殖业,仍面临种种困难。

  “受疫情影响,家禽生产规律一度失调,禽肉、禽蛋滞销,禽肉加工销售量骤减,禽产品价格低迷。在春节后1-2周时,整个行业跌至谷底。”宫桂芬说。

  她认为,家禽产业正在逐步恢复中,“但短期内,鸡蛋价格回升缓慢,鸡肉价格也相对疲软。”

  “我们这里响应国家政策早,饲料车可以进来”,江苏南通永兴村的养鸡专业户王宇彦说。即便如此,疫情暴发以来,他还是亏了不少。

  王宇彦夫妇养了一万多只蛋鸭,“春节后,鸭蛋价格一直走低,现在才回到保本点,前面一直在亏。”

  “现在整个市场消化量特别小,我们的蛋很多都是卖给单位食堂,工厂不开工,学校不开学,需求就上不去,之前合作的收蛋人很多还在家呢。”在王宇彦看来,没有彻底复工复产,鸭蛋销量很难上得去。

  山东济南的养殖户张延柱也认为,部分学校和单位没恢复正常,导致鸡蛋消费少,价格低。

  张延柱养了10万多只蛋鸡,“去年行情不错,利润还行。今年整个正月就亏损10来万。”

  张延柱说,春节前鸡蛋批发价还是每斤3块多,到正月十五已跌到两块,后来慢慢涨回到两块五,现在又涨到3块,总算够成本价了。

  “目前,我这边的鸡蛋还是不好卖”,丁庭辉在湖北荆州,当地农贸市场还没开放,交通也没完全恢复,鸡蛋仍然流通不畅。

  丁庭辉有9000只鸡已经过了产蛋高峰期,“想尽快把它们卖掉,养着也是一直亏钱”。可现在根本不可能,农贸市场的屠宰场还没开放。

  “即使开放了,短时间内价格估计也会很低”,丁庭辉说,这边的养殖市场几乎两个月没开了,库存积压这么多,一下子涌进市场,价格肯定会被压下来。

  除此之外,疫情还导致湖北鸡蛋也受“歧视”。“湖北是养殖大省,之前会有部分鸡蛋卖到广东、湖南。现在因为疫情,湖北鸡蛋他们都不要了。”丁庭辉很无奈。

  他告诉记者,本来经销商还想把蛋品的外包装换一下,将与湖北有关的字样去掉,可现在纸箱厂又没开工。

  除了鸡蛋价格走低,节后饲料价格上涨,也让养殖户们感到“压力山大”。“不知道是否与国外疫情有关,主要靠进口的豆粕价格暴涨,一吨价格从2900元涨到3400左右。”王宇彦说。

  “饲料原料涨价涨得厉害,价格高还缺货。”山东菏泽的养殖户李俊民说,本来他养了几百头猪,几百只鸡,一百多只鹅,已经决定把赔钱的鸡和鹅,尽快清掉,专心养猪。

  有业内人士呼吁,当前疫情已对我国家禽养殖业造成严重影响,加之该行业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差,希望国家给予政策扶持,促进行业尽快走出低谷,保障2020年肉类市场供应。

  一是对家禽企业实行财政补助。对家禽生产固定投资项目给予专项扶持,适当减免家禽企业所得税等税费,给予养殖户贷款等资金政策支持。

  二是建立禽肉临时收储制度。目前,屠宰企业禽产品滞销,建议由政府来收储当前滞销的禽肉产品,可用于下一季度的投放,保障市场供应。

  三是保留活禽交易市场。在疫情防控期间,许多地方的市场监管部门实行“双禁”措施,即“禁止市场活禽交易,禁止市场活禽宰杀”。

  权威机构证实,疫情发生与活禽交易没有关系。我国80%的黄羽肉鸡为活禽销售,全面取缔活禽交易,将给该产业造成致命打击。

  “产业低迷期,对企业来说反而是个机会”,宫桂芬说,只要坚持住,等市场消费完全恢复后,必将迎来更好的发展。

  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预测,下半年,在恢复性消费以及“双节效应”等多重因素影响下,预计鸡蛋价格将温和上涨,鸡肉价格也将好于上半年。

  杨海洪已经享受到了政策的关照。最近,他的养殖公司通过政府协调,贷款290万元,已投入下拨到养殖业务之中。

  谈起疫情带来的损失,他虽然心疼,但对未来仍有信心,“养了20多年鸡,这样的挫折不算什么,我对下半年行情还是很看好的。”

  并不是每个养殖户都像杨海洪这样幸运。有人直言,地方政府不来找麻烦就可以了,就怕风一阵雨一阵,这么做不对,那么做也不对。

  自称“小打小闹”的田茂才,也是一头雾水:“我养了快20年鸡了,谁管你,还给你扶持?”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畜牧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畜牧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畜牧网”。违反上述条款,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线,本网所展示的信息由买卖双方自行提供,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负责。本网站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友情提醒:网上交易有风险,请买卖双方谨慎交易,本地最好是见面交易,异地交易请多学、多看、多问、多了解,网上骗术多种多样,谨防上当受骗!

  5,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6,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地址不清稿酬未付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方式:编辑部电话 电子信箱请把#换成@)

Tags: 王一博有多好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838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