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养殖价格 >

浙江一家禽养殖企业17天亏311万 称鸡卖不掉养不

2020-04-21 09:12养殖价格 人已围观

简介可爱的你往常,鸡是礼品、贡品、营养品。而今,鸡是废品、危险品。在H7N9来袭的日子,家禽产业界人士如此感叹。 自3月31日官方首次通报禽流感感染病例至今,尚不明朗的传染源定位、骤停...

  “往常,鸡是礼品、贡品、营养品。而今,鸡是废品、危险品。”在H7N9来袭的日子,家禽产业界人士如此感叹。

  自3月31日官方首次通报禽流感感染病例至今,尚不明朗的传染源定位、骤停的活禽交易、恐慌的消费者,所有消息貌似都在做空家禽业。

  截至5月初,全国家禽业损失超过350亿元,并以每天10亿元的速度攀升。情急之下,一面是各地政府“杯水车薪”的扶持政策,一面是消费者无法消化的认知空白。作为H7N9禽流感最惨烈的“牺牲品”,这个行业生态链的脆弱暴露无遗。

  难以预测的,不仅是亿万只禽鸟的命运,更是家禽市场复苏的拐点。我们不禁要问,每逢流感,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家禽业?这种恶性循环何时终止?风险补偿又何时完善?

  “我每天和鸡在一起,没事,不用怕。”看着参观者有些踌躇的脚步,养殖户施实会率先打开网栏,向一群红冠、黄羽的土鸡走去。都长得漂亮着呢,撒到绿地上,跟画一样。

  在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路下施村的山坳间,4户人家、30余亩土地、5万只土鸡、几座鸡舍,组成了家禽行业养殖、贩运、销售、宰杀、加工产业链的前端。

  作为一个养鸡8年之久的“鸡司令”,施实会的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抓痕,新的,旧的,层层累加,却丝毫不影响他对鸡的喜爱。

  然而,2013年4月,他和宁波市所有家禽养殖户一样,被打上了H7N9“高危人群”的标签,成为禽流感重创家禽行业的直接损失者。

  事情源于3月31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通报禽流感感染病例这场新病毒引发的“战役”,激发了媒体追踪的报道热情,演绎为科学家们的“解码竞赛”,也再次验证了家禽行业抵御风险的脆弱与无力。

  “4月1日媒体开始广泛报道,我的心当时就咯噔一下,完了,肯定受影响。”作为经历过2003年非典、2004年流感、2012年速成鸡事件的业内人士,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宁牧业”)董事长屠友金对N7N9有更高的警惕。

  然而,销售量一落千丈的速度、强度还是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按照以往的市场销量,振宁土鸡一天能卖出1万只左右。而4月6日该公司内部紧急会议的纪要显示,其鸡与蛋的销售量在4月2日至6日发生了如下变化:

  活鸡,2日销售453笼约7000只;3日销售600笼约1万余只;4日177笼3000只;5日80笼;6日一只未售。鸡蛋,2日2180斤,3日1050斤,4日870斤,5日30斤。

  “3号赶上清明节,往年的销售量是2万只。而且进入立夏,江浙一带都有吃蛋辟邪的习俗,现在没人敢吃了。”屠友金说。

  振宁牧业是浙江省农业龙头企业,其振宁土鸡年销售达500万羽,产值2亿元。然而,随着长三角地区成为H7N9禽流感疫区,4月上旬沪杭宁活禽市场逐渐叫停,以活鸡销售为主的振宁牧业跌入“冰点”。目前,公司已经关闭了位于杭州、宁波市场的所有门店。

  “4月6日之后,(禽、蛋)基本卖不出去,或者低价处理。50%的苗鸡已经被扑杀掉。5月起,发放给养殖户的苗鸡量必须减少(以减少损失)。正常一个月下发苗鸡40万只,现在20万不到。”屠友金表示。

  屠友金给《民生周刊》记者算了一笔亏损帐:截止4月25日,肉鸡处理销售2.53万只,正常批发价格是12.8元/斤,而现在降价处理的销售价格仅3.3元/斤;蛋产品处理销售3.42万斤,正常销售价格13.8元/斤,处理价仅3.3元/斤

  至此,这家浙江省最大的优质鸡养殖企业,从4月6日到25日,17天内亏了311.67万元,平均每天亏损15.58万元。

  “如果算上给农户的补贴和22.68万只积栏土鸡的新增损失,一个月总亏损将达到1000万元以上。昨天,山东有家企业要收购,价格2.5元/斤都不要,只给2.3元/斤。这不叫打劫,现在确实没人要。”

  今年65岁的屠友金,是一位学者型企业家,原为浙江大学饲料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自2000年5月成立振宁牧业担任董事长以来,已有13个年头,并身兼浙江省禽业协会会长、宁波市禽业协会会长。

  “从目前来看,这次H7N9禽流感是经历最惨重的一次。”屠友金用3个前所未有总结连日来的境况:消费者对禽蛋产品的恐惧前所未有、销售量直线下降前所未有、销售低价前所未有。

  他进一步介绍,整个浙江地区,包括振宁牧业,大大小小的养殖企业、养殖户,正处于“卖不掉、养不起”的困境中。比如,养了1个月的鸡,苗鸡3元/只另加3元饲料费,成本是6元钱。但之后饲料量猛增,每天2至3角,10天2至3元,1个月8至9元。等成鸡了,一直养着不杀,就得一直赔饲料钱。

  “每天的宰杀量是5000只,根本来不及,现在得达到10000只才行。我们正在联系专业的屠宰企业。”看着肉鸡宰杀流水线,振宁牧业肉鸡生产管理办主任孙爱国说。

  5月1日,该公司60余人的宰杀队伍还在忙碌。由于振宁牧业以活鸡交易为主,所以原有的专职宰杀工人只有10多人,其他人员则全部从别的岗位临时调派。“市场部、运输队,能来的都来了,不会杀鸡没关系,会清洗也行。”

  1个月以来,每天午夜,活鸡运输车从分布在宁海各地的养殖厂,驶向力洋镇的集中宰杀点。而施实会和大多数农户一样,只能焦急地等待。

  “公鸡养到100天左右就可以出栏了,但已经过去10多天了,公司还来不及宰杀。而比起自救能力弱的散户,我们已经不错了。他们可能近几年都不敢养鸡了。”施实会感叹。

  面对尚未明朗的疫情走势,振宁牧业除了积极配合当地疾控中心对土鸡采样和对员工进行身体检测外,将活土鸡宰杀后迅速送进冷库进行冷藏,是这家公司目前唯一的应急之策。

  该公司副总经理陈希杭预计4月份肉鸡冷藏库存将达300吨。“单单宰杀加工,每只鸡成本在3.5元以上。”

  冷藏待市的冰鲜鸡,将会大大增加成本。冷藏包括两道工艺,速冻和冷藏。其中速冻费用最高,每月费用达到1200元/吨,而冷藏部分每月每吨则需要210至250元。据此初步计算,冷藏的500吨鸡一个月下来,增加的成本达到42.3-43.5万元。

  屠友金告诉《民生周刊》记者,振宁牧业采用的是“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大部分苗鸡委托农户饲养,公司按合同价收购。合同标明,公鸡收购价是15.2元/公斤,母鸡16.6元/公斤。

  “和农户的合同是早就签订了的,但与现在的市场价有着巨大差距,损失就在这儿。”4月8日,他召开了267个养殖户的全体会议,并承诺严格按照合同价收购。眼下市场上土鸡价格已经跌到5.2元/公斤,按此价格,该公司每天收购1万只土鸡,净亏损额在20万元左右。

  此外,一项基于“补贴农户”的企业行为也在当日宣布。振宁牧业将自掏腰包,对养殖户的存栏土鸡给予一定超期饲养补贴:超过应出栏时间5天以内,每只每天补0.15元;超出5天,每只每天补贴增至0.2元;超出10天,企业将按合同价收购。

  这一承诺的背后,意味着仅此一项,该公司每天就要补贴农户3万元以上。4月份的农户结账单显示,农户一只土鸡的利润可达3至4元。

  “与其说是在帮农民,不如说是我们在自救。如果农户的养殖积极性打消了,以后谁来恢复生产?”在屠友金看来,保护未来市场复苏的原动力,是振宁牧业制定补贴制度的初衷。

  同时,他解释说,虽然农户的经济损失还没有大幅度下降,但饲养时间周期变长,肯定就会有影响。“现在规定是130天以上全部要宰杀掉,也是为了减少农户的损失。”

  对于还可以支撑多久的问题,屠友金也无法预测,“现在一个月撑下来,我已经欠了人家几百万元饲料款了,再欠下去,就难了。”

  H7N9疫情对振宁牧业的影响不仅表现在亏损上,更重要的是存货挤占了公司大量的流动资金。如屠宰加工冰鸡为60万只(2个月的出栏量),按生产成本21.5元/斤(农户平均收购价)计算,将挤占公司1300万元资金,对今后的恢复生产影响巨大。

  “往常鸡是礼品、贡品、营养品,而现在是废品、危险品。”宁波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余全法如此形容H7N9禽流感对家禽业造成的影响。随着H7N9确诊人数的上升、科学研究阶段信息的披露,市民的担忧如同4月宁波的阴雨天气,压抑得无处释放。

  4月5日,宁波唯一一家肉禽蛋批发市场的主办方提出暂停鸽子和鹌鹑交易。至于鸡等家禽的销售,市场方表示会继续做好相关的检疫工作。

  “往常,我们市场每天鸡的销售量会有7-8万只,现在卖不动!”宁波市肉禽蛋批发市场一位陈姓师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受供求影响,鸡、鸡蛋的销售非常低迷。

  “疫情的影响力,直接反映在消费者的态度上。”余全法介绍说,可爱的你从4月7日开始,宁波市活鸡只有零星销量,至10日已全部停止。“企业电话都打过来了,问下一步怎么办。”

  4月7日,宁波市农业局、畜牧兽医局代表列席参加宁波禽业协会防控H7N9亚型流感形势分析会议。

  “7号之后,全部人员马上出动,4000多个具有一定规模的养殖厂、户都得去调查。11号向市政府汇报扶持政策,12号颁布。”

  4月12日,针对当地家禽业受到的打击,宁波市政府紧急出台了《关于扶持家禽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计划动用财政对当地养殖户进行补贴。

  具体办法为:经过省、市、县(市)、区认定的种禽场和宁波市特有的优质种禽,每月每只种鸡(鸭)补助5元、种鹅补助10元;苗鸡(鸭)每只补助0.5元,苗鹅每只补助2元;对冷藏禽产品给予每月每吨200元冷藏补助。

  余全法进一步解释道:“补助时间暂定为3个月,从4月1日到6月30日。从上报统计数字看,需要市县两级财政(拨款)大概3000万元左右。争取5月初将第一批补助下发。”

  “虽然政府已给出政策,但对目前处于水深火热的家禽养殖企业来说,(帮助)仍是微弱的。”屠友金细观扶持政策的细则,认为补贴重点在种禽上,且只是补助了支出费用较少的冷藏部分,对于成本较高的速冻费则没有关注。

  根据宁波市畜牧兽医局4月底的统计数字,4月份家禽行业合计损失11533.8万元,其中禽产品积压损失7061.5万元,种禽损失4472.3万元。

  “从财政能力上看,政府起到的作用更多是引导,稳定军心。”对于财政的扶持力度,余全法没有回避。他认为,为了保障今后的恢复生产能力,种禽保护首当其冲。“杀鸡取卵,就会断了后路。种禽杀了,卵没了,就难了。”

  家禽行业未来的风向标指向哪里?拐点何时出现?受访专家或从业者,都无法给出明确的判断。

  而令浙江省家禽行业雪上加霜的是,4月21日,《进一步强化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浙政办发明电[2013]81号)下发。

  其中要求,全省各地立即暂时关闭城市和集镇活禽市场及活体鸟类经营市场;对市场中留存的活禽,当地政府统一收集作无害化处理;禁止经营者将市场中的活禽转移出场;扑杀城镇非法饲养的禽鸟,严厉查处违法经营和违规交易活禽行为。

  “病毒研究不全,市场严禁,消费者恐慌,所有的信息都是做空家禽行业的。没有市场,何谈复苏?”余全法与屠友金道出了同样的一句话。

Tags: 可爱的你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17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