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养殖技术 >

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2004版(上)

2020-04-01 23:09养殖技术 人已围观

简介省界收费站从2002年第一版《中国十大暴利行业》,到2004年第三版《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中国的房地产业已一连3年蝉联《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首。 时至今日,没有哪一个行业的绝对利润值,能...

  从2002年第一版《中国十大暴利行业》,到2004年第三版《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中国的房地产业已一连3年蝉联《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首。

  时至今日,没有哪一个行业的绝对利润值,能挑战中国房地产业的暴利,没有哪一个行业的利润,能动摇甚或问鼎中国房地产业的榜首地位。

  发表于2004年10月的,2004年胡润版的《中国百富榜》上,涉及房地产的富豪们竞占据了近半数,准确的数字为45人。而在全世界进入《全球百富榜》上的房地产富豪,不过5名。这与美国、英国及欧盟国际经济研究机构作出的分析判断,“中国房地产业的暴利为全球之冠”完全吻合。

  2002年进入《中国百富榜》的房地产大亨为25人,2003年为35人。2004年为45人。这个数字不断在攀升,这表明中国的财富正在加快速度,向中国的房地产业大亨们的私家钱柜里集中。

  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表示:“目前2/3国家和地区正面临房地产泡沫危机,而即将到来的货币政策调整,将为全球房地产和世界经济带来更巨大的风险。在所有房地产泡沫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排在第一。”

  这位首席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的观察,可说是洞若观火。而他所说的“即将到来的货币政策调整”,又让他不幸言中,“将为全球房地产和世界经济带来更巨大的风险。在所有房地产泡沫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排位第一。”这个预言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全面兑现。

  2004年,近乎疯狂的房价继续快速攀升,涨幅高达13.4%,上海上涨21‰,宁波上涨9.9%,天津上涨16.7‰南京上涨16.2‰重庆上涨15‰均创出8年以来的最大涨幅。

  而恰恰是近乎疯狂的房价,结束了中国历时8年的通货紧缩,导致了从2003年10月开始的通货膨胀,并造成了中国越来越大的金融风险。到2004年9月,通货膨胀的势头不仅未能受到遏制,反而越过了5%警戒水位,达到了5.2%,迫使央行在10月28日宣布加息。

  但是,如果细分中国的房地产业,似乎地产业的暴利远远高于房产业的暴利。如果说房产业的暴利率在1 5%到30%,那么地产业的暴利则在1 50%到300%。

  说到征地,你只要听到这个“征” 字,你就会明白,“征”者,战也。此种交易绝非双方自愿的一种交易行为,乃是一种城下之盟,或称刺刀下的交易。你再听听“征地补偿”,什么叫“补偿”? 你就会明白,此种交易绝非一种公平交易的市场行为。

  每次低价征地,都有一大批一夜暴富者,成为百万、千万、亿万富豪,而每次征地都会使成千上万的农民一贫如洗,成为无产者。

  “一些地方土地市场秩序混乱,非法占地、非法入市的问题相当严重,利用土地牟取暴利,已经成为一些单位和个人‘寻租’的手段。不少国土部门管理松弛,有的甚至执法犯法,给不法分子大开方便之门。这些问题应该引起国土资源部的高度重视。”

  据调查,这1.5万亩土地被按每亩地最低0.8万元的低价,强行“征用”后,转手被按每亩地20~30万元卖出。这些以不到2.5亿元买入的1.5万亩土地,被以30~45亿元的高价卖出,一笔土地倒卖就赚了好几十亿元!

  还有,西部某市招商引资,引来一家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可5年过去,该子公司不仅未带来1分钱的资金,未从事任何经营活动,还欠下了银行的1.2亿元的贷款。当媒体质询此事时,该子公司的老总却将记者带到渭水河畔,指着那片地说,我以每亩地5万元征来的这1500亩地,现在每亩土地的价值已高达200万元,总价值已超过了30亿元。何愁那银行的1.2亿元贷款?

  有什么样的暴利能与这样的暴利相媲美?可这样的暴利又是以牺牲谁的 利益为代价的?

  2004年对于中国的高速公路业来说,是暴利如雨的年头。2004年中国出现了煤、省界收费站电、油、运前所未有的紧张状况,随着煤、电、油的四面着火,全国运力八方告急,公路运输价格不断攀升,于是,中国的高速公路业的暴利,再次浮出水面。

  据新华社2004年6月30日报道,江苏省委组织部部长徐国健因卖官被“双规”,经中共中央批准,免去徐国健的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委员职务。

  据查,徐国健卖官单笔最大收入,是由原江苏省交通厅厅长章俊元提供的,数额为200万元。也就是说,一个交通厅厅长的位子值200万元。

  这里有两个问题存疑:一是一个省交通厅厅长的位子,能值200万元,那么,一任交通厅厅长在任得赚多少钱,才能不亏本?至少要赚个五六百万吧,要不,岂非赔本赚吆喝,白辛苦一场?二是还没当上交通厅厅长,这200万元又从何而来?一个国家公务员就是干到死,一辈子能挣到200万吗?可见,还没当上交通厅厅长,章俊元就已经是个大贪官了。

  看来,省交通厅厅长的位子的确很值钱,200多万呢。买别墅买豪车,都够了。这是中国建国以来,可以查到的、有根有据的、买官卖官出手最阔绰的,一笔成交了的交易。

  如果统计一下中国在厅长的职务上倒下的贪官,榜首地位非交通厅厅长莫属。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省交通厅厅长倒下了一多半。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归咎于制度之弊。

  南京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处处长方贤国、侦查员李文宏说:“高速公路建设是典型的资金密集行业,例如沪宁高速公路,每公里造价高达2,400万元以上,平均每米至少要2.4万元。”真是寸土寸金呀。

  2004年,坐地收银的中国高速公路进入了收获期。据中央电视台披露,一些高速公路的收费员月薪高达八九千元,超过了国家公务员最高一级的工资。请问,一个从事如此简单劳动的高速公路的收费员,凭什么拿这么高的工资?是物有所值吗?

  国家应当尽快调低各种等级的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以降低公路运输成本,并缩短高速公路的收费年限。中国每年花在物流上的支出,已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20%~30%,全球找不到第二个运输成本如此之高的国家。这样做既可以改变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又可以降 低通货膨胀的风险。

  在《2003年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中,殡葬业暴利第一次露面,且排位第三。这一点,曾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很大震动。

  尽管在2004年中,殡葬业暴利遭遇了包括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们在内的,社会各界的猛烈批评,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舆论风暴,尽管主管殡葬业的民政部门,也被迫做了点表面文章,但我们所看到的是,殡葬业暴利依然如故。而且,从2004年揭露出来的情况看,殡葬业暴利更加触目惊心。

  我们为什么如此重视殡葬业暴利?首先是因为它涉及千家万户,涉及到公共利益。

  让我们来看看殡葬行业的市场有多大: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我国死亡人口每年大约有820万人。按照低标准丧葬费用计算,假如平均每人2000元丧葬费,那么,可以估算出殡葬行业每年的市场是184亿元。如果再算上骨灰存放、购买墓地等费用,殡葬行业的销售总额将超过2000亿元。

  关于殡葬业暴利,让我们看看2004年10月12日的,来自新华社的这条新闻:

  江西南昌市审计部门不久前在对南昌市殡葬管理处审计时发现,去年全年殡葬处除工资外发放职工奖金、福利477万元,人均约5.6万元;全年招待费开支61.89万元,月均5.15万元,占全部公务费支出的33%;违规列支市民政局和税务、物价等单位人员的加班费、补贴、餐费及差旅费等11万元。

  去年,有80多名职工的南昌市殡葬管理处,收入超过20007Y元。审计还表明,去年南昌市殡葬管理处超标准多收费52万多元。

  这里有几个数字让人震惊:江西省城镇职工去年的人均收入才6900元。可去年全年殡葬处除工资外发放职工奖金、福利477万元,人均约5.6万元。殡葬职工的工资外收入,便为该省城镇职工人均收入的8倍。中国哪个行业能望其项背?这不是行业暴利,又能作何解 释?

  国庆前夕,四川省自贡市沿滩区检察院将自贡市殡仪馆馆长韩峰特大受贿、挪用公款案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查明,韩峰利用职权,非法收受他人财物77万佘元;挪用公款103万元;还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当办案人员打开韩峰租用的银行保险箱时,这个靠死人发财的殡仪馆馆长,在市内购买了g处门面,两套住房,还有现金存款50多万元,债券票据10多万元,总“资产”居然达230万元之巨。

  审计部门在对广汉市原民政局局长徐维清进行离任审计时,发现徐主管的广汉市殡仪馆财务混乱,两年就用去94万多元招待费。

  反贪部门调查认定,出纳王莉私人财产总额为5¨万多元,有近374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同时,广汉市原民政局局长徐维清,殡仪馆馆长廖兴洪、原副馆长兼会计刘开全等3人也有重大经济问题。4人勾结并瓜分骨灰盒款118.87万元,贪污挪用的“死人钱”总共为588.49万元。

  按最低收费标准和最高收费标准分别进行计算,如果选用最低标准,丧葬费用只需1200~1500元左右。

  主要收费项目有:骨灰盒400元、殡仪车105元、火化费100元、灰存放费90元、装卸尸体费30元、租用礼厅费240元等。

  如果按照高标准,丧葬费用可达到2万一3万元左右,比如,高档骨灰盒的价格万元以上,殡仪车1600元/次,租用高级礼厅告别、悼念每45分钟1560元、选用全自动火化炉680元。

  以上所列费用都必须由民政部门下属的殡葬管理机构收取,那么这些费用的利润有多少呢?

  以火化费用为例,按每次火化费用680元、每年使用1500次计算,一年就能收入100多万元。一台日本进口的最先进的火化设备,价格在80万元左右,包括占地、安装等费用,引进安装一台高级火化炉大概需要100万元。资金回收率是非常之高的。

  骨灰盒的利润是最惊人的,小小一个骨灰盒,价格最低的400元左右,最高的1万~2万元不等,样式繁多。而实际上,一个低档的骨灰盒成本也就是几十元,骨灰盒的利润能够达到1000%一2000%。可以说,骨灰盒是绝对的暴利商品。

  那么,让一位亡故亲人“入土为安”要花多少钱,可以随便问一位市民,哪一个能少于1万多元?稍体面一点,便10多万元了。

  购买墓地或灵塔的费用就更昂贵了,交通不便,距离较远的公墓,最便宜的一块墓地也要五六千元;面积不过1—1.5平方米。1平方米的商品房也才 2700多元(2004年全国平均价)。

  这些花销都给殡葬业带来了巨大利润,如寿衣成本不过五六十元,骨灰盒中用料最好的玉雕制品成本不过 2000元,却能够卖到3万元。

  现在看来,中国需要一部《殡葬法》来管管作为“特殊行业”的殡葬业,殡葬业的所有价格都必须进行价格听证,因为它涉及公共利益。

  因为至今中国的殡葬业还是垄断经营。可民政部门说,在政策上,我们已经允许民营企业进入了呀。尽管从理论上说,中国的殡葬业已作出了打破垄断的姿态,可实际上,由于进入殡葬业的行政审批的大权,仍紧紧地握在民政部门的手中,所以中国殡葬业的垄断经营依然故我。

  还有,居然新进入的民营的殡仪馆与国营的殡仪馆结成价格同盟,为殡葬暴利推波助澜,看来不立法还真的没治。

  驾校业是首次入选R2004年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的新兴的暴利行业。我们之所以将驾校业纳入暴利行业,是因为它的收入中不仅含有暴利,而且在它的收入中,还包含着太多的、明显的非市场因素和司法权力寻租。

  世界经济的发展进程表明,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超过500美元时,这个国家的一只脚便已跨进了汽车时代。而中国在2003年的人均收入便已超过了1000美元。在中国经济发达的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唐地区,人均收入已达到了3000~6000美元。

  所以,以2001年中国加入WTO为契机,中国的小汽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了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的家庭购物单。

  当中国的小汽车每年以200多万部的加速度,进入中国人的家庭的时候,中国每年至少有四五百万人(甚至更多),有学习驾驶小汽车技术的市场需求。

  而我们粗略地计算一下,便会发现,这个市场需求的规模超过150亿元,因此而产生的暴利在50亿到100亿元。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

  2002年北京市就出现了学车人数激增的迹象,当年北京市新增驾驶员数量就已经高达26万人。2003年北京市新增驾驶员的数量是28.8万名,而报名学车的人数在36万人左右,这意味着仅去年一年,北京的驾校业供需之差,便高达7万多人!

  那么,驾校从培养一个驾驶员能获得多少利润?一位驾校业的业内人士估算:仅以学桑塔纳的北京市最低收费2700元为例(北京在全国的收费是较低的,深圳竟有高达7000多元的),刨去教练员的工资、油钱和车辆磨损折旧,1000元的毛利应该是没问题的。需要说明的是,在这2700元当中,有900元是要上缴给主管驾校业的交警部门的。

  于是,便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如果你的父亲、兄长、老公、妻子,或其它亲朋好友是司机,你跟他们早已学会了一手好车技,并对交通规则有很深的理解,给驾校当教练都绰绰有余,可你还得进驾校上学,因为你只有到驾校上学,才能拿到驾照。或你不上学也成,你只要交了这2700元,你才能拿到驾照。

  获得驾车的技能,驾校并不是惟一的途径,但拿到驾照,驾校却是惟一的途径,这又是为什么?

  在美国,你向交管部门申请驾照,你只要缴纳5美元(不要折换成人民币,那是一种误导),你就可以参加考试,若考试合格,第二天就能拿到驾照。

  2004年10月26日,吉林市公安局原交警支队车务处处长古占欣等人受贿案,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古占欣,在两年的时间内,给13所学校违规办理驾驶证近6000个,收取贿赂210万元。

  在渝万高速公路梁平入口处旁边,碧瓦雪墙的10来幢欧式别墅十分抢眼。这个刚刚建好的“梁平第一别墅区”,主人是梁平县交警大队的警察们——警察只有45名,“豪宅”却有48套。修建别墅共用地30亩,仅土地价格就达600万元。

  交警队的宿舍包括“联排式别墅”10幢20户,“空中花园”(跃层住房)4幢28户,别墅每套面积约280平方米,跃层每套面积约260平方米,别墅每幢两户,合同造价为40万元,即每户20万元。总造价超过了900万元,如果加上土地费用,这批别墅群造价超过了1500万元。

  据了解,该建筑物设计有联式别墅住宅30套,256.8平方米/套;跃层住宅39套,236平方米/套;平层住宅6套,164.5平方米/套。

  30套联排式别墅全部是地上3层,地下一层,地下为停车库。一层为私家花园、家庭酒吧、大客厅、工人房、厨房、卫生问和大阳台;二层为花园、客厅、父母房、前室、儿童房、客房、卫生间和大露台;三层为屋顶花园、大露台、主人房、书房和卫生问。

  看了这些,你能不问一声:一个奉公守法的交警,一个月收入不过1000多元的交警,凭什么能得到如此豪华的别墅?除了“权力寻租”,能作出别的解释吗?

  电荒是2004年中国的一场灾难,它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由国家垄断的国家电力公司,成了2004年中国电荒最大的受惠者。有人怀疑,2004年中国电荒是电力行业所刻意制造的电荒。

  一方面,电力行业借电荒向煤炭 行业施压,强迫煤炭行业以大大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以比石头还便宜的价格,以“电煤价”将煤炭卖给它,一方面,电力行业又借电荒向国家施威,强迫国家提升电价,以制造行业暴利。

  只要电力行业的行业垄断依然故我,只要国家对电力行业的行业垄断像现在这样倍加呵护,中国的电荒只会愈 演愈烈。

  2003年的夏天,似乎一直在为电能过剩、电卖不出去而犯愁的中国,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大面积电荒,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有19个省市自治区拉闸限电。

  2004年的春天,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拉闸限电的从19个增加到了24个。

  2003年的夏天,电力供应的缺口是1000万千瓦/小时,原先电力部门预测,2004年中国的电力供应的缺口是2000万千瓦/小时,这还是留有余地的、很富裕的估计。

  可才到2004年的春天,电力供应的缺口便已超过了3000万千瓦/小时。人们不能不问:这到底是怎么了?2003年的夏天,有的省会城市每5天要停两天电,人们便已受不了了,可2004年的夏天,竟然有省会城市每7天要停4天电,没电的时候比有电的时候还多。

  停电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在没有电的日子中苦苦煎熬的人们问。国家电力公司回答说,到2007年再看吧。

  据国家经贸委2003年1月24日公布的数字,2002年,我国510户重点企业总计实现利润超过2800亿元。

  中国最赚钱的行业排名依次为:电信719亿元,石油644亿元,电力228亿元,汽车204亿元,冶金200亿元,石化175亿元,烟草119亿元,轻工113亿元。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年鉴显示:200年,全国职工的平均年工资为14040元。其中,非垄断行业的农林牧渔业职工工资为6969元,电力、煤气、水等垄断行业是18752元。

  改革开放20多年来,垄断行业与非垄断行业职工收入的差别,并没有随着中国打破行业垄断的进程而缩小,反而还在迅速扩大。

  据中国统计年鉴披露,1978年垄断行业(以金融保险业和电力、煤气、水的生产供应业为例)与非垄断行业(以农林牧渔业和批发零售餐饮业为例),职工平均工资的倍数关系是1.43倍,1994年上升到2.02倍,而到2000年上升到2.13倍。

  工资实际差额的绝对值,由1978年的219元到1994年上升至3255.5元,到2000年高达6967元,23年间,差额增长了32倍。

  据了解,广州市电力集团公司一名普通职工的月工资不到6000元,尽管此工资在各行业工资上已经是鹤立鸡群,但加上奖金、住房公积金及各种补贴后,其年薪可达到15万元,相当于全国职工年均工资的lO倍。

  2004年,国家审计局在审计中发现,国家电力公司4年前在武汉召开的一个内部人事干部会议,短短3天时间,125名国电公司系统内负责人,竟然总共挥霍了304万元,人均耗费2.4万元。

  国家电力公司是钱多得只愁没法花的主儿。可就是这样,电力公司还闹着要涨价。不是杀贫济富,又是什么?

  看上去,2004年中国所爆发的灾难性的电荒,似乎是个很复杂的矛盾,其实这个矛盾并不复杂。

  只要我们毫不手软地打破电力行业的行业垄断,将电力供应最大程度地交给市场去自然调节,缺电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不要忘记,中国是个在10年前就进入了过剩经济时代的国家,中国不但有着让世界上经济最强大的国家都望而生畏的生产能力,而且,中国也不缺少资金,中国的资本已大规模地开始向国外输出,在这样的形势下,解决中国的缺电,并非是件难事。

  可只要电力行业的行业垄断依然如故,只要国家对电力行业的行业垄断,仍像现在这样倍加呵护,偏爱有加,对民营资本与外资继续用行政审批手段实行行业禁入,中国的电荒只会愈演愈烈。电荒的灾难便永远没个头。 (未完待续)

Tags: 省界收费站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03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