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致富故事 >

甘源食品产能利用率低IPO募资扩产 深陷经销商纠

2020-03-18 07:50致富故事 人已围观

简介致富ipo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源食品)将于3月19日首发申请上会,公司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330.40万股,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甘源食品此次拟募集资金9.54亿元,...

  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源食品”)将于3月19日首发申请上会,公司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330.40万股,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甘源食品此次拟募集资金9.54亿元,其中,3.64亿元用于年产3.6万吨休闲食品河南生产线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推广项目,6010.24万元用于电子商务平台建设项目,5220.46万元用于信息化建设项目,4576.99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7735.98万元用于自动化生产线月,甘源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7.08亿元、7.88亿元、9.11亿元、4.49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8.43亿元、9.15亿元、10.58亿元、4.99亿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甘源食品总资产分别为4.27亿元、5.01亿元、6.83亿元、6.16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1.76亿元、1.54亿元、2.77亿元、2.25亿元。

  甘源食品主要产品分别为瓜子仁系列、蚕豆系列、青豌豆系列、综合果仁及豆果系列,公司分别于2016年4月及2017年4月两次上调各产品的出厂价格,销售单价整体呈上升态势。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6年至2018年,甘源食品瓜子仁系列产品、蚕豆系列产品、青豌豆系列产品、综合果仁及豆果系列产品、其他产品价格涨幅分别为9.23%、11.46%、12.04%、58.03%、15.35%。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甘源食品2016年至2019年1-6月销售费用分别超同期研发费用的49.71倍、54.72倍、28.57倍、45.20倍,三年半合计超同期研发费用41.77倍。

  值得注意的是,甘源食品产能利用率低,仍募资扩产。甘源食品此次募投项目之一为年产3.6万吨休闲食品河南生产线建设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3.64亿元,占拟募集资金比例为38.20%。

  据华夏时报,2018年8月起甘源食品已深陷与多家经销商的买卖合同纠纷。其中,公司某经销商上诉称,在接到公司贵州省市场负责人张柯团购活动通知后,向指定账户支付了货款,此后,甘源食品一直没有发货。贵州省各市州经销商要求被告甘源食品公司退款。但甘源食品却推说团购活动系张柯和杨某的个人行为,拒绝退款,并在庭审中称,公司并没有进行团购促销活动,贵州省内的促销活动是张柯或者杨某的个人行为。华夏时报指出,在一个省区市场出现大面积的虚假促销,可见甘源食品体系的混乱。

  投资者网报道也指出,通过此事,公司经销商体系之混乱可见一斑。值得注意的是,甘源食品有八成的营收是来自经销商模式,那么在这其中,是否还存在类似的事件?另外,在经销商体系混乱的背景下,公司如何确保招股书中披露的销售金额完全符合线日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对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本次分配利润共计6000万元;2019年3月15日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公司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以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总股份为基数,按照股东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红利共计7000万元(税前)。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甘源食品2013年至2015年曾7次产品质量抽检不合格。不合格产品分别为原味豌豆、蟹黄味瓜子仁、美国青豌豆(蒜香味)、肉松味瓜子仁、瓜子仁(奥尔良烤翅味),其中,肉松味瓜子仁、蟹黄味瓜子仁、瓜子仁(奥尔良烤翅味)均为过氧化值不合格,原味豌豆为菌落总数、大肠菌群不达标,美国青豌豆(蒜香味)为大肠菌群不合格。

  除此之外,甘源食品招股书显示,公司还曾两次陷食品安全诉讼,公司均为被告,判决/裁定结果均为主张不成立 ,原告撤诉。

  甘源食品全称为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一直专注于休闲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现已发展成为以籽类炒货、坚果果仁和谷物酥类为主导的休闲食品生产企业,目前主要产品有瓜子仁、蚕豆、青豌豆、豆果、果仁、米酥、锅巴、麻花、江米条等在内的近百种多品类休闲食品组合。甘源食品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严斌生,直接持有甘源食品74.99%的股权。严斌生为中国国籍,无永久境外居留权。

  甘源食品此次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330.40万股,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甘源食品此次拟募集资金9.54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拟投入以下项目的建设:

  1.年产3.6万吨休闲食品河南生产线.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推广项目,总投资3.54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3.54亿元;3.电子商务平台建设项目,总投资6010.24万元,拟投入募集资金6010.24万元;4.信息化建设项目,总投资5220.46万元,拟投入募集资金5220.46万元;5.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总投资4576.99万元,拟投入募集资金4576.99万元;6.自动化生产线万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甘源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7.08亿元、7.88亿元、9.11亿元、4.49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8.43亿元、9.15亿元、10.58亿元、4.99亿元。

  甘源食品表示,2018年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增长,主要系2018年度收到三期建设项目及河南生产线建设项目的与资产性相关的政府补助8168.19万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甘源食品总资产分别为4.27亿元、5.01亿元、6.83亿元、6.16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2.49亿元、2.79亿元、3.05亿元、2.18亿元,非流动资产分别为1.77亿元、2.22亿元、3.78亿元、3.99亿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甘源食品负债总额分别为1.76亿元、1.54亿元、2.77亿元、2.2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1.64亿元、1.42亿元、1.75亿元、1.18亿元,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200.00万元、1213.55万元、1.02亿元、1.07亿元。

  甘源食品表示,公司报告期各期末存货结构中,原材料、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占比较大,合计占存货余额的比例分别为93.45%、90.15%、87.29%、89.11%。

  甘源食品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为洽洽食品、盐津铺子、有友食品、养元饮品、西麦食品。

  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甘源食品结合销售对象差异、定价策略等,分析披露经销模式毛利率高于电商模式毛利率的合理性等问题。

  甘源食品在招股书中表示,报告期内,同类产品上公司电商模式的毛利率高于经销模式的毛利率,公司的销售定价是合理的。公司电商模式下的毛利率略低于经销模式下的毛利率,主要由于电商模式下的综合果仁及豆果系列的占比较高,而综合果仁及豆果系列的毛利率相对较低,拉低了整个电商模式下的毛利率。

  甘源食品主要产品分别为瓜子仁系列、蚕豆系列、青豌豆系列、综合果仁及豆果系列,公司分别于2016年4月及2017年4月两次上调各产品的出厂价格,销售单价整体呈上升态势。2016年至2019年1-6月,甘源食品瓜子仁系列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18.96元/千克、20.12元/千克、20.71元/千克、20.44元/千克;蚕豆系列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18.50元/千克、19.92元/千克、20.62元/千克、20.31元/千克;青豌豆系列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18.02元/千克、19.61元/千克、20.19元/千克、19.88元/千克;综合果仁及豆果系列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25.33元/千克、34.61元/千克、40.03元/千克、36.03元/千克;其他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18.76元/千克、19.76元/千克、21.64元/千克、22.08元/千克。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6年至2018年,甘源食品瓜子仁系列产品、蚕豆系列产品、青豌豆系列产品、综合果仁及豆果系列产品及其他产品价格涨幅分别为9.23%、11.46%、12.04%、58.03%、15.35%。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甘源食品2016年至2019年1-6月销售费用分别超同期研发费用的49.71倍、54.72倍、28.57倍、45.20倍,三年半合计超同期研发费用41.77倍。

  甘源食品表示,2017年度广告及咨询费较2016年度增加764.53万元,主要由于2017年公司聘请了代言人,合同总额1200万,有效期两年,2017年摊销额472万元。

  甘源食品产能利用率低,仍募资扩产。据招股书,甘源食品此次募投项目之一为年产3.6万吨休闲食品河南生产线建设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3.64亿元,占拟募集资金比例为38.20%。

  据新浪财经,已成功IPO的有友食品2016年至2018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7.75%、87.05%、89.32%,同样在今年递交招股说明书的溜溜果园三年来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39%、93.12%、83%,对比来看,甘源食品的产能利用率偏低,产能利用并不充分。

  因此,这种情况下是否还要用上亿募集资金投入生产线建设以扩大产能,值得管理层和投资者深思。

  甘源食品表示,公司产品销售已覆盖至全国各地区,形成了以经销商为主,电子商务为辅的营销体系。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合作的经销商超过1000家。

  甘源食品在招股书中指出,公司产品的销售以经销模式为主,公司通过与经销商签订合同,在下单、定价、送货、结算等方面做出约定,对经销商体系进行规范和管理。经销商主要在其购销业务上受本公司影响,其余管理皆独立于公司。如果经销商不能较好地理解公司的品牌理念和发展目标,或经销商的实力跟不上公司发展的需求,或因经销商严重违反合同,公司将解除或不与其续签经销合同,从而对公司的销售收入造成影响。

  招股书显示,甘源食品与佛山市南海新甘源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南海新甘源”)曾因第5247595号和第10958993号商标发生纠纷。1167530号商标(30类)原为番禺市金源食品有限公司拥有,并被转让给严斌生,但未办理商标转让变更登记。2005年8月8日,严斌生向国家工商总局提交1167530号商标转让申请。2005年12月5日,严斌生与南海新甘源签订《甘源商标转让协议》,约定:严斌生应在取得1167530号商标(30类)后,将该商标转让给南海新甘源。2006年3月9日,国家商标总局对严斌生提出的1167530号商标转让申请作出《转让申请不予核准通知书》。2006年4月18日,因三年连续停止使用,1167530号商标(30类)被国家商标局撤销;因此,严斌生未能完成1167530号商标(30类)的转让和变更登记。

  2006年3月29日,严斌生申请注册5247595号商标(30类),并于2009年4月7日取得商标局核发的商标证书。2012年5月24日,严斌生申请注册10958993号商标(30类),并于2013年6月27日取得商标局核发的商标证书。2015年12月,严斌生将其拥有的5247595号商标(30类)和10958993号商标(30类)转让给发行人。

  2017年9月21日,南海新甘源向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严斌生将5247595号商标(30类)和10958993号商标(30类)转让给发行人的行为无效,并要求将该两项商标转让给南海新甘源。

  2017年11月16日,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1)《甘源商标转让协议》中约定1167530号商标在商标局核准后,由严斌生转让至南海新甘源,此协议为附条件生效合同,因商标局对商标转让申请不予核准,致使严斌生无法取得该商标专用权,故《甘源商标转让协议》因欠缺生效条件而未发生效力;(2)协议约定转让的是1167530号商标而非第5247595和10958993号商标,严斌生系5247595、10958993号商标的所有权人,其与甘源食品的商标转让合同合法有效,且严斌生和甘源食品已按规定向商标局办理了商标转让核准手续;因此,南海新甘源要求将5247595、10958993号商标转让至其名下的诉讼主张没有依据,驳回南海新甘源的全部诉讼请求。

  2017年9月26日,南海新甘源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撤销一审判决,确认严斌生向发行人转让5247595号和10958993号商标行为无效,并要求将争议商标转让给南海新甘源。

  2018年4月17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赣民终96号终审《民事判决书》,驳回南海新甘源的上诉,维持原判。

  2017年9月26日,南海新甘源以严斌生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商标,损害申请人在先商标权为由,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请求认定10958993号商标无效的申请。

  2018年7月28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8]第0000135235号”《关于第10958993号“甘源KAM YUEN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裁定南海新甘源无效宣告理由不成立,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招股书显示,甘源食品存在两项食品安全诉讼事项,公司均为被告。2016年7月4日,原告诉因购买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源牌蟹黄味瓜子仁,其配料中使用了食品添加剂特丁基对苯二酚,而该添加剂根据国家标准《GB2760-2014》在“包衣的坚果与籽类”中不得使用,要求被告支付人民币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及误工损失费2000元。

  判定依据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复函,发行人所生产的“包衣的坚果与籽类”属于《GB2760-2014》食品分类系统中的熟制坚果与籽类,按照《GB2760-2014》的规定可以使用特丁基对苯二酚,最大使用量为0.2g/kg。

  2017年7月20日,原告诉因购买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甘源牌蒜香味青豌豆,食用不适,发现口感油腻,认为涉案产品脂肪含量超标,要求被告支付赔偿金1000元、交通费、误工损失费1500元。

  据中国质量新闻网,甘源食品2013年至2015年曾7次产品质量抽检不合格。2013年7月23日,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广州消委会公布2013年烘炒食品比较试验结果》,其中,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蟹黄味瓜子仁过氧化值不达标,原味豌豆菌落总数、大肠菌群不达标。

  2013年11月4日,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长春工商公布2013年三季度流通领域食品安全质量检测结果》,其中,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美国青豌豆(蒜香味)大肠菌群不合格。

  2014年9月23日,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广州食药监局公布49批次不合格食品 多家大型商超散装熟食不过关》,其中,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蟹黄味瓜子仁过氧化值不合格,标准值为≤0.25(g/100g),实测值为0.42(g/100g)。

  2014年12月6日,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食药监总局:30批次炒货食品及坚果制品被检出不合格》,其中,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肉松味瓜子仁、蟹黄味瓜子仁两款产品过氧化值均不合格,检验结果分别为0.35g/100g、0.4g/100g。

  2015年1月12日,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黑龙江食药监局抽检炒货食品及坚果制品:13批次样品不合格》,其中,两家超市销售的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蟹黄味瓜子仁过氧化值不合格,检验结果分别为0.68g/100g、0.82g/100g。

  2015年2月17日,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国家食药监总局抽检炒货食品及坚果制品不合格名单》,其中,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瓜子仁(奥尔良烤翅味)过氧化值不合格,检验结果为0.44g/100g。

  2015年4月29日,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北京食药监局:“京安”牌太平果等15种食品不合格被下架》,其中,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的蟹黄味瓜子仁过氧化值不合格,标准值为≤0.25(g/100g),实测值为0.60(g/100g)。

  据华夏时报,2018年8月起甘源食品已深陷与多家经销商的买卖合同纠纷。诉状资料显示,黔西南州祥富商贸、遵义市开盛商贸、六盘水市钟山区保利商贸等公司是甘源食品的经销商,在贵州省区域内代理销售甘源食品产品。2017年3月至5月间,甘源食品与上述经销商分别签订《经销协议书》,约定甘源食品授权公司贵州省市场负责人张柯与上述经销商的开展业务往来。在实际履行中,张柯指派甘源食品员工杨某具体经办相关业务。

  2017年6月,甘源食品在贵州省组织开展团购活动,由杨某向各经销商通知相关事宜,参加公司团购活动的产品,允许经销商低于甘源食品平时市场统一价的32%进行销售(比如平时售价是24.8元,参与团购时可以低至16.8元)。

  上述经销商在接到通知并向张柯求证后,分别向张柯指定的账户支付了团购货款。但是在支付货款后,甘源食品一直没有发货,引起贵州省各市州经销商不满,纷纷要求被告甘源食品公司退款。

  截至2018年6月6日,甘源食品代表张柯召集贵州省经销商对团购货款进行对账统计,确认共欠各经销商团购货款113.33万元。甘源食品代表张柯和杨某在贵州甘源团购明细表上签字确认,并承诺在2018年6月30日前拿出40万元退还给各经销商,余款待张柯向被告甘源食品汇报后再答复具体退还时间。

  此后,甘源食品却推说团购活动系张柯和杨某的个人行为,拒绝退款。因此引发了经销商与甘源食品多项诉讼。

  甘源食品在庭审中称,公司并没有进行团购促销活动,贵州省内的促销活动是张柯或者杨某的个人行为,并且经销商根据经销协议约定向甘源食品账户交付的货款,甘源食品已经履行交付货物义务,张柯或者杨某因团购活动所欠原告的本金,公司对此并不知情。

  虽然上述系列案件目前一审已经终结,甘源食品被法院认定,在贵州省的团购活动是张柯和杨某出于个人目的,单独或者与其他人合伙进行的团购活动,与甘源食品的经营没有任何联系,该行为并非为公司的利益实施。

  据投资者网,2018年12月至2019年3月间,甘源食品涉及多起买卖合同纠纷诉讼,而这几起诉讼指向同一件事情:原告系甘源食品在贵州的经销商遵义市开盛商贸有限公司、六盘水市钟山区保利商贸有限公司、黔西南州祥富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代理销售甘源食品的产品。根据双方签订的《经销协议书》,甘源食品公司授权张柯负责与原告的业务往来。实际履行中,张柯指派甘源食品员工杨某具体经办相关业务。2017年6月,甘源食品在贵州省组织开展团购活动,由杨某向各经销商通知相关事宜。原告接到通知并向被告张柯求证后,向张柯指定的账户支付了团购货款。但是之后,甘源食品一直没有发货,引起贵州省各市州经销商不满,纷纷要求退款。甘源食品在支付了部分退款之后,便表示系张柯和杨某的个人行为,拒绝退款。最终,法院判定,原告与被告甘源食品公司之间未形成口头团购合同,被告甘源食品公司对原告的损失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支付责任。

  虽然,甘源食品最终被判定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是通过此事,公司经销商体系之混乱可见一斑。值得注意的是,甘源食品有八成的营收是来自经销商模式,那么在这其中,是否还存在类似的事件?另外,在经销商体系混乱的背景下,公司如何确保招股书中披露的销售金额完全符合真实情况?

  除此之外,甘源食品还存在食品安全隐患。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公布2014年第二阶段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的公告中,甘源食品肉松味瓜子仁、蟹黄味瓜子仁被检测出过氧化氢值超标。根据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15年7月发布的《关于对“京安”牌太平果等8种食品全市停止销售的通知》,“甘源牌”牌蟹黄味瓜子仁被检验出过氧化值超标(规格:75克/袋、生产日期:2014-11-16、生产厂家: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两处食品安全问题,甘源食品均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关于食品安全措施,《投资者网》曾致函甘源食品,不过对方未予置评。

  可见,在通过提价策略提升业绩、经销商体系混乱、食品安全存隐患的情况下,甘源食品还是问题不少。

  甘源食品招股书显示,2018年6月8日,公司召开2017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对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本次分配利润共计6000万元,各股东按照其持有公司的股权比例分得相应的利润。此次股利已于2018年7月19日前全部派发完毕,且公司已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个人所得税的代扣代缴义务。

  2019年3月15日,公司召开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公司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以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总股份为基数,按照股东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红利共计7000万元(税前)。

  此次股利已于2019年3月21日前全部派发完毕,且公司已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个人所得税的代扣代缴义务。

  除上述股利分配外,公司在报告期内无其他股利分配行为。公司报告期内的股利分配均合法合规。

  招股书显示,甘源食品存关联销售,公司曾于2016年受关联方江西正源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委托加工坚果炒货类产品,关联销售金额为1035.83万元。

  甘源食品2016年对江西正源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关联交易的销售均价为14.54元/千克,同期,甘源食品对第三方客户武汉楼兰蜜语生态果业有限公司销售均价为19.05元/千克,对湖北良品铺子食品工业有限公司销售均价为16.17元/千克,对杭州华味亨食品有限公司销售均价为13.94元/千克。

  上述江西正源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为甘源食品系由严剑、严景剑于2013年11月成立的企业,成立目的主要是运营中低端的坚果炒货类产品,江西正源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本身并无生产,而甘源食品从事部分坚果炒货类产品受托加工业务,因此江西正源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委托甘源食品加工产品。

  严剑同时为甘源食品间接股东、董事、副总经理,与间接股东实控人严斌生为兄弟关系。

  此外,严剑与严景剑二人为甘源食品前身发起人。2006年2月,自然人严剑与严景剑以货币方式出资设立萍乡市甘源食品有限公司。2011年11月30日,甘源有限股东会决议,甘源有限股东由“严剑、严景剑”变更为“严斌生、严海雁”。

  招股书显示,甘源食品曾于2015年对实控人严斌生拆出265.30万元,对严海雁拆出24.87万元。

  招股书显示,严海雁为甘源食品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直接持有甘源食品582.52万股,持股比例为8.33%。

  甘源食品表示,公司向严斌生拆出资金原因为其个人短期临时周转,其于2016年1月4日至2016年1月8日陆续归还;向严海雁拆出资金原因为个人周转,其于2017年12月29日归还。

  据大众证券报,有投资者认为这两笔关联方资金拆借违反了《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若干问题的通知》(证监会、国资委证监发[2003]56号)、《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等相关规定。

  目前,沪深交易所等监管部门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形分类是一致的,即包括:(1)垫付工资、福利、保险、广告等费用和其他支出。(2)代为偿还债务而支付的资金。(3)有偿或无偿、直接或间接拆借资金。(4)承担担保责任而形成的债权。(5)其他在没有商品和劳务对价情况下供给资金。(6)监管机构认定的其他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招股书显示,甘源食品2016年至2018年曾三度更换财务总监。2016年初,发行人总经理为严斌生,财务总监为方明。

  2016年7月10日,发行人董事会聘任张铁强为财务总监,方明不再担任发行人财务总监。

  2017年8月25日,发行人董事会聘任严海雁、严剑为副总经理,聘任张铁强为董事会秘书。

  2018年10月13日,发行人董事会聘任严海雁为董事会秘书,涂文莉为财务总监,张铁强不再担任发行人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

  据中新经纬,据甘源食品招股书,该公司主要从事籽类炒货、坚果果仁和谷物酥类等休闲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涵盖瓜子仁、蚕豆、青豌豆、麻花等。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甘源食品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08亿元、7.88亿元、9.11亿元和4.49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4928.31万元、6212.77万元、1.20亿元和5455.13万元。

  甘源食品在招股书提到,其主要竞争对手为洽洽食品、三只松鼠、盐津铺子。不过,中新经纬记者梳理发现,甘源食品在营收规模、盈利能力等方面,明显低于三只松鼠、洽洽食品,与盐津铺子也存在一定差距。

  以2019年半年报数据为例,今年上半年,三只松鼠、洽洽食品、盐津铺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5.11亿元、19.87亿元、6.41亿元;实现净利润2.66亿元、2.22亿元、6606.02万元。

  三只松鼠、洽洽食品、盐津铺子及甘源食品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

  甘源食品表示,休闲食品行业产品种类繁多,不同品种和不同规模的企业利润水平差别较大。同时,该公司提到,随着食品生产许可证制度的实施,食品安全监管进一步提高,一些规模小、生产手段落后、产品质量差的企业逐步被淘汰,剩下的此类企业也面临利润率水平逐渐走低的趋势。

  “具备自主生产能力、技术工艺先进、拥有较高品牌知名度和完善质量管理体系的规模化企业,在食品安全、健康理念以及技术研发上投入更大,其品牌和产品品质更容易获得客户认同。强势品牌企业的产品拥有一定的定价权,此类企业一般具备良好的经营性现金流,具备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利润水平良好。”甘源食品称。

  据环球网,上市前夕,领誉基石“突击”入股甘源食品的情形引起关注。招股书显示,2018年8月15日,甘源食品股东严斌生、严海雁与领誉基石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彼时严斌生将其所持公司2.25%的股份计157.302万股以4500万元转让给领誉基石;严海雁将其所持公司0.25%的股份计17.478万股以500万元转让给领誉基石。也就是说,领誉基石合计作价5000万元受让了甘源食品2.5%的股份。经计算,领誉基石受让甘源食品上述股份每股的价格约28.61元/股。这也是甘源食品变更为股份公司后的首次股权转让。

  招股书显示,2011年11月30日,甘源有限(系甘源食品前身)股东会曾决议,甘源有限股东由严剑、严景剑变更为严斌生、严海雁。当时的股东会同意严剑将所持有甘源有限70%的股权以3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严斌生,同意股东严景剑将所持有甘源有限30%的股权以1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严斌生。也就是说,当时严斌生花50万元就拿到了甘源有限100%的股权。

  而股权转让事宜被证监会重点关注。首发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甘源食品补充披露增资及股权转让的原因、价格、定价依据,说明定价的公允性(尤其是2011年11月以及2018年8月的股权转让)。在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突击入股现象一方面容易损害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也容易滋生腐败行为或灰色利益的交换”。

  甘源食品则在招股书中称,增资系领誉基石看好公司的经营情况、发展计划、行业前景以及团队,本次转让甘源食品整体估值20亿元,符合市场定价原则以及转让方预期,同时引入外部专业机构投资者有利于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甘源食品在2019年3月21日前以截至2018年末总股本数,并按照股东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红利共计7000万元。

Tags: 致富ipo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71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