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致富故事 >

日本人的创业故事:励志的创业故事案例

2020-04-16 22:53致富故事 人已围观

简介所有学校要开展学生心理健康服务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背景之下,创业活动在全球范围内活跃起来。下面小编就为大家解开日本人的创业故事,希望能帮到你。 在日本的企业家中,松下幸之助...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背景之下,创业活动在全球范围内活跃起来。下面小编就为大家解开日本人的创业故事,希望能帮到你。

  在日本的企业家中,松下幸之助无疑建立起了一座丰碑。他不但创立了一个神话般的企业,而且提出了一套具有普遍意义的经营哲学。从少年辍学转当学徒开始,他一步步滚爬摸打,在商海中走出了自己的一条独特道路。松下的管理思想,同他的成长经历密不可分。如果没有实践中的锤炼,就不可能产生出松下的经营之道。商海中获得成功的企业家虽然不计其数,但能够提炼出经营之道的企业家却寥寥无几,能够成为众口一词推崇膜拜的“神圣”级别人物,则只有松下幸之助当之无愧。在当代日本实业界,有“经营四圣”的说法。所谓“经营四圣”,是指索尼的创始人盛田昭夫、本田的创始人本田宗一郎、京瓷的创始人稻盛和夫和松下的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在这“四圣”之中,松下幸之助独占鳌头,被誉为“经营之神”。要了解“经营之神”是怎样炼成的,得从他的学徒生涯说起。

  松下幸之助(1894~1989)的传奇生涯,开始于他的学徒之旅。1894年11月,松下幸之助出生于日本和歌山县海草郡的一个小山村和佐村(现为和歌山市祢宜地区)。松下这个姓,就是来自于当地的一颗大松树(这棵松树一直存在,直到1966年被雷击,1970年遭火灾被毁)。在这棵松树的荫庇下,松下幸之助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在他出生时,他的家境还算可以,加上幸之助是八个孩子中年龄最小的,上面有哥哥姐姐罩着,他无忧无虑,生活充满阳光。幼童时期的优渥,是一个人心灵健康的重要条件。

  但是,童年的快乐是短暂的。在幸之助五岁那年,他的父亲做大米投机生意失败了,家境逐渐落泊,连祖传的土地和房子都变卖了,全家搬出了和佐村的老宅,父亲开了一个木屐店维持生计,已经上中学四年级的大哥不得不辍学。两年后,木屐店倒闭了,幸之助的大哥、二哥、二姐也因流感而去世,全家陷入了困顿之中。尽管家境如此破败,幸之助依然还能上学,可见这个家庭对幸之助的关爱。

  当松下幸之助读小学四年级时,他那在外打工的父亲来信,让幸之助到大阪当学徒。于是,年仅9岁而且初小尚未毕业的幸之助,于1904年11月来到大阪,开始在宫田火盆店中做小学徒。这种小店的学徒,什么杂务都得干。幸之助的主要工作是看孩子和磨火盆,他开始尝到劳作的艰辛,更感到少小离家的孤独。

  真正的学徒生涯开始于自行车店。松下幸之助在火盆店只干了三个月,这个店就倒闭了。店老板有个朋友五代音吉,刚刚开了一家自行车店。好心的店老板推荐幸之助去了这个店。在这里,松下幸之助干了六年,奠定了他后来在商界大显身手的基础。尤其是老板娘的仁慈,对幸之助无形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例如,有一次店内集体照像,而幸之助出去办事,由于客户的延误未能按时赶回来。照像师等不及,等幸之助回来,照像已经结束了。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照过像的少年来说,他对这件事看得很重,竟然哭起来。老板娘为了安慰他,专门带幸之助到照相馆去补拍。这件事使幸之助深受感动。直到老年,他还对这张同老板娘的合影十分珍爱,因为这是他学徒时期惟一的相片,也是他首次照像。一件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他的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从松下幸之助后来写的那些关于商业经营的文章可以看出,自行车店的学徒经历,养成了他后来提出管理哲学的基调。

  松下幸之助的父亲,对他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尽管幸之助只是一个小学徒,但他父亲一方面出于对自己破产的内疚,另一方面出于对天灾人祸变故之后家中惟一男孩的期望,一直给幸之助讲“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道理。告诉他,日本历史上的名人,最初都是从当仆人、当家臣开始的。按幸之助的回忆,他的父亲常常鼓励他:“会有出息的。从前的伟人,小时候都在别人家做工,下苦功夫。所以不要觉得辛酸,一定要忍耐”在幸之助11岁时,他的姐姐看到弟弟过于辛苦,更重要的是辍学会造成文化上的不足,想让他上夜校补上辍学的遗憾。然而,学徒是无法上夜校的,因为学徒没有上下班的概念,从早上5点多起床打扫卫生,到晚上11点打烊关闭店门,学徒都不能离开。当时,姐姐工作的储蓄所要招募勤杂工,姐姐同母亲商议后,就想让幸之助来应募,白天干勤杂,晚上读夜校。然而,他父亲得知后断然拒绝了这种想法。这位倔犟的家长认定,只有当学徒才会有出息,将来一定能发迹。他要求幸之助不要改变志向,即便不识字,也可以取得辉煌的成就。所以,幸之助后来感慨说,如果没有父亲指引道路,他就不会有今天。他虽然因辍学在知识上受到损失,然而却在经商实践的另一方面更早得到了开悟。

  1910年.电能的应用给日本带来了光明的前景。大阪市开始开通电车。幸之助尽管只有17岁,但他看到了电气的未来。当时他单纯地认为,有了电车后,自行车的需求就会减少。于是,他决定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投身电气业。在他离开自行车店时,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插曲。他以一个青年对未来的大胆想象,把自己的事业定位在电器上,求他的姐夫帮忙去刚刚成立不久的电灯公司工作。然而,自行车店的老板对幸之助那么好,使他又无法面对老板说出离开的理由。于是,幸之助采取了一个孩子气的做法偷偷离开。可以想见,年轻的幸之助这时已经遇到了人生常见的矛盾。他对未来的幻想和信念,支持着自己的追求;而对老板的信任和关怀,又使他难以启齿告别。正是这种憧憬未来的坚定信念和无法割舍的丰富情感,成为后来松下事业的主旋律。

  离开自行车店的松下幸之助,并未能立即到电灯公司上班。于是,他开始在姐夫工作的水泥厂打零工,干起了劳动强度非常大的搬运水泥。这三个月,他承受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的重体力活磨炼,使他对生活的艰辛有了刻骨铭心的感受。三个月后,他被招进电灯公司,成为一个室内布线的电工助手。幸之助以前受过的磨炼,使他很快就在这个行当脱颖而出。又是三个月之后,他由助手提升为工头。他后来的回忆中对此不无得意,强调这种提升属于特例。日本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家,工头和助手之间的距离,不亚于主人和仆人。比如说,干完工作,助手马上要给工头打水洗手,甚至工头的木屐坏了,也要交给助手去修理。日本这种独有的社会等级,给松下幸之助打下了深刻的思想烙印。从被人吆三喝四的水泥搬运工,到颐指气使的电工工头,使幸之助从中既看到了日本企业经营的特色,又看到了其中蕴含的问题。到24岁时,他已经被提升为电灯公司的检查员,每天巡视十多个工作项目。但他对这种受到别人羡慕的监控工作没有多大热情,而是对自己的工作成就十分看重。自己安装的海水浴场彩灯,剧院中耀眼的照明设施,给幸之助带来了强烈的满足感。这个时候,他同井植梅野结婚了,也开始考虑独立创业了。

  “你来写一下柳井正和他的优衣库吧,”记者朋友东方愚很认真地跟我说,“台湾的旺旺、大陆的娃哈哈、日本的优衣库,都不是能源或高科技企业,但却都做出了惊人的成绩,而柳井正更已连续两年当选了日本首富,在经济发达的日本,卖衣服何以能至此?你不好奇吗?这里面或许蕴藏着亚洲商业趋势的一部分秘密。

  那一刻,我感觉到东方愚的真诚和执着,但也是在那一瞬间觉得我难以胜任。毕竟,实事求是地说,虽已在日多年,UNIQL0那标志性的红色广告牌更是随处可见,但之前对柳井正及其缔造的优衣库帝国没有直接接触过,也没有写过任何关于柳井正或优衣库的文字。准确地说,在三菱、三井、住友、芙蓉、第一劝业银行、三和等六大日本财团巨头面前,我一直没有觉得优衣库算得上是“商业帝国”。

  当时,我只知道“UNIQLO”这个名字其实来得有点歪打正着。最开始是“Unique Clothing Warehouse”的缩写“UNICLO”,但被一位香港的中国合作商在登记时不小心误写成了“UNIQL0”。不过,柳井正非但没有怪罪,反而千恩万谢,因为他觉得“QL比“Cl看起来酷多了,当即决定花大力气将当时所有的注册名和广告宣传全部改为“UNIQLO”

  当然,对于优衣库来说,我不能算完全的局外人。早在日本广岛大学求学时期,就听广岛人说,柳井正将公司从“小郡商事”更名为“UNIQL0”(准确地说是“UNICLO”)后,正式进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我曾生活过两年多的广岛,一个不但有爆炸残痕,更有“日本三景”之首宫岛的地方。所有学校要开展学生心理健康服务以至于广岛人至今还时不时地调侃道:“那个时候的优衣库是乡镇企业进城。”柳井正后来在回忆录中也说:“广岛是座大城市,而优衣库当时只是一家小企业。”但如今,广岛作为优衣库的出番之地将被载人优衣库的历史,这已成为了广岛人的骄傲,只是连广岛人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年“土里土气”的优衣库如今能这么火?

  尽管生长在商业气息浓郁的家庭,但柳井正从小并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少年时,柳井正经常逃课,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个“没什么朝气的学生”。我直到来到东京后,才得知柳井正正是毕业于我所在的早稻田大学的政治经济学院。柳井正的大学岁月有些“不堪回首”,因为他几乎天天流连忘返于电影院、电玩厅、咖啡屋,偶尔还去麻将馆搓一把试试手气,学业上的荒废让他在毕业后3个月仍然是无业游民。

  虽然,那个时候日本的大学处于反日美安保协定的风起云涌之时,教室里安不下一张书桌,但在那个年代,大学生是名副其实的“社会精英”。而日本的政治经济学院最早即发祥于早稻田大学,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院直到今天都可称得上是精英荟萃之地。柳井正没能顺利就职,多少是有些异端的。

  柳井正无业游荡3个月后,在父亲朋友的帮助下才进人JUSCO(现为AEONRETAIL)超市打杂,被安排在菜刀、切菜板等厨卫用具卖场。但9个月后他就以“在超市打杂学不到什么有用的经验”为由辞职,回到了偏远的山口县宇部市老家。无奈之下,他跟着父亲干起了西装零售,但时年23岁的他又对父亲抱怨道“我不适合做零售业”。的确,他用行动证明了他的“不适合做零他在父亲的小服装店主导的第一场“改革”就因他的“指手画脚”、“口无遮拦”且“出言不逊”,而逼走了店内仅有的6名创业老员工中的5位,而唯一能够忍气吞声、选择留下的员工只有浦利治一人。

  我对日本的了解是从2007年开始的,那时候日本的经济还没有走向衰落,遍地都是工作。当时的创业公司都是以通讯业为主,但大部分核心技术还是台湾企业和日本企业掌握,而华人企业只能掌握没有技术含量的生产销售端。

  2008年起,经济开始滑落。虽然日元的波动使日本赖以生存的出口行业得到迅速发展,但日本整体的经济是萧条的,工作难找,国民购买力下降,创业环境是最不好的阶段。

  但从2012年开始,日本经济开始复苏,一方面是政府很支持创业;另一方面则是日元的变动使出口行业迅速振兴,带动了生产行业,也引来了大量的投资。最后导致创业公司慢慢增多。到现在,一个日本人只要1日元就可以创业了。

  而 对目前在日本创业的华人来说,虽然他们脱离了国内环境,但只要有想法,还是有生存空间的。只是由于日本人根深蒂固的排外民族特性,所以中国创客在客户群体 的选择上还是针对于中国消费者。这也是考虑到了成本问题的,想打入日本市场,就需要大量的日本本土人力,所以在人力成本上一般的小型公司就是不能接受的。 要知道,一家日本正经的互联网公司应聘应届生会开出500万日元(合40W软妹币)的年薪;其次,在日本创业的规矩很多,法律条文分文别类,都是各个部门 严格监管。

  由于工作内容的原因,我接触的华人创业 公司很多,前几天我做了一个统计:其中贸易公司占华人创业总量的45%;建筑行业10%;IT行业13%;医疗行业1% ;餐饮行业4%;互联网行业10%;旅游行业15%;其他行业2%。而这里面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受中国的瞬间“互联网+”的影响。

  这在去年 我回国开会的时候感受最深:如果我在北京我朋友吃饭,出门前他就已经用软件叫好了车,逛街,吃饭完全脱离现金。在宾馆无聊要去看电影,服务员也可以帮我提 前预约好票,而且票价比我直接去要便宜一半。O2O的服务更是遍地都是,如果我想懒死,给我一个手机一定可以实现。

  回到日本的一刹那间有些不适应,要知道日本早在2008年3G网就已经普及,2010年4G网普及并且流量无限制使用,那么好的环境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普及打车软件?很多人说主要问题是地域性和法律性,其实还有很核心的一点是“ 原始心态 ” 。

  在 中国虽然便利,但原始创业的利润值在大家过渡追求的同时,慢慢的砍掉了很多环节。也是给各个企业带来隐患,很多大平台直接跳过了很多中间必需行业,直接坐 到了厂家面对消费者,把行业中的部分省略之后,大家就会有依赖性,价格也会逐渐的变的透明,每个人都会直接想尽办法找到最终端,拿最低的价格,市场就会变 的不稳定。而且为了集客,业主不得不压低利润和渠道寻求合作,渠道为了拓展不得不再找渠道,但其实大家都在烧钱。

  日本和中国完全不一样, 日本的市场规范思维非常严格,几十年的市场模式没有变动过,很古板,很守旧,甚至很不方便,但很安心。这也是日本的大品牌能在世界立足的原因。

  就像前几天,有一位在中国创业几十年的人来到日投资,他是那种在中国随随便便一个月就可以做到千万的流水投项目的人,但在日本,他开一家小店都担心没有客人。他在私下里跟我聊天说:“来到了日本1年,什么都不敢做,什么都不敢投,每一个行业都和中国不一样。在日本投资比中国难多了。”但他不知道,实际上, 所有的所谓艰难,其实都是因为没有融入环境而已。

  毕竟在2015年时日本开始了一股投资热,但在日本创业拼的是学习时间,所以大多数创业者还是以学习为主。学习日本的社交文化以及人脉扩张的渠道,因为每个在日本的华人创业者心里都明白,想要把公司做大,最后一定还是要靠本地日本人辅佐。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00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