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致富故事 >

石油战催生暴利生意 海上油轮运费猛涨600%

2020-04-25 20:02致富故事 人已围观

简介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电影原着在新冠疫情扰乱全球经济活动,石油需求持续下降的背景下,产油大国沙特阿拉伯在3月初突然宣布降价增产,国际油价也随之断崖式下跌。 4月2日,据路透社报道,航运业消息人士称,...

  在新冠疫情扰乱全球经济活动,石油需求持续下降的背景下,产油大国沙特阿拉伯在3月初突然宣布降价增产,国际油价也随之断崖式下跌。

  4月2日,据路透社报道,航运业消息人士称,因全球石油供应过剩,陆上石油储存地点将消耗殆尽,石油贸易商们正利用世界上的超级油轮作为临时的漂浮储存设施,将石油装进船里,飘在海上,以期趁着油价崩跌之际买进,日后大赚一笔。该战略也顺势推高了油轮的租用价格,超大型油轮的运费飙升更是惊人。

  “现在海洋里到处都是石油。那是他们储存石油的地方,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的演讲台上也特意提到这一现象。“现在每艘船都装着满满的石油。”

  这种境况或因为一份新的协议出现转变。4月12日,经过多日密集的外交斡旋,OPEC+终于达成一份历史性减产协议,结束此前毁灭性的价格战,并缓和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导致的需求暴跌影响。该消息一出,石油期货一度上涨9%,但涨幅很快就被逆转下跌。

  所谓VLCC(超大型油轮),是指载重吨位一般在20万―30万吨之间的油轮,相当于200万桶原油的装运量。它不仅是海上巨无霸,更是目前最为实用的海洋运油载具。

  一般情况下,大规模战略石油储备都储存在地面钢罐中。然而,最近几个月以来,各大石油进口商趁机买油囤货,陆上石油储存地点将很快被用尽,贸易商们纷纷将目光投向能够储存石油的超级油轮中。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电影原着

  Frontline负责人罗伯特·哈维德·麦克劳德表示:“世界正过度生产石油。陆基存储是有限的,在船上储存将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公司 (Glencore)租用了全球最大的油轮“欧洲”号来储存原油。亿万富翁科赫兄弟旗下的科赫供应与贸易公司、全球最大私有石油交易商维多集团(Vitol Group)以及荷兰皇家壳牌公司都在积极布局这一领域。根据美国《烃加工》(Hydrocarbon Processing)杂志3月11日报道,荷兰壳牌还在考虑至少租用3艘VLCC,用以在海上储存约600万桶原油。

  VLCC需求高的另一个原因是沙特阿拉伯增加了自己船队的油轮预订量,将其超低价石油运往所有地区,以通过价格战来惩罚俄罗斯。

  在这当中,作为拥有42艘VLCC的全球最大的油船运营商之一的沙特阿拉伯国家航运公司巴赫里(Bahri),目前已经在市场上抢租了25艘VLCC。

  3月18日,国际船舶网显示,在原油价格战开始之后,多条航线的VLCC运费在一夜之间几乎翻倍。VLCC平均运价已经从2月中旬的3万美元/天增至上周的21万美元/天,涨幅高达600%。

  “预估现在已有2.5亿桶原油和成品油储存于百艘超级油轮中。”全球最大的石油交易公司摩科瑞能源集团(Mercuria Energy Group)的联合创始人马尔科·杜南德称。而根据费恩利证券 (Fearnley?Securities) 的调查显示,目前VLCC市场“已基本售罄”。

  “目前油市呈正价差,我们看到巨大的储油兴趣,是油轮船东的收割好时机。” Tsakos Energy Navigation(TNP.N)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斯·塔萨库表示。

  3月10日,油运巨头Euronav NV第一次拉升,上涨12.94%,以10.30美元收盘。此外,其他油轮船东也表现亮眼。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当天全球最大油轮运输公司Frontline上涨20.6%,油船船东Nordic American Tankers上涨19.6%,Scorpio tanker油轮公司上涨23%,油轮船东公司DHT上涨16%。当日,运输服务类股上涨约3.4%。

  油轮公司能在此时大放异彩有诸多原因。其中,随着石油市场结构转向期货交易,交易员和石油巨头的交易部门都希望租用油轮进行浮动存储是主要原因之一。

  在目前的市场形势下,原油价格远远低于未来数月的价格,这表明原油供过于求,使为未来销售储藏的石油非常有利可图。

  对于油轮船东而言,只要石油价格战继续,就有机会从中获利。纽约克拉克森普拉托证券公司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从根本上说,当前的邮轮运价飙升是由沙特石油产量的增长所驱动,因此可以看作是石油供应的推动。”

  不过,4月13日凌晨,在沙特主持召开的OPEC+紧急视频会议中,与会各国最终达成减产协议,首阶段将于今年五六月份每日减产原油970万桶,这也是OPEC+机制成立以来达成的最大规模减产协议。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约定的减产幅度并不代表着实际减产数量。从过去的情况来看,实际执行中石油的减产规模还要打折扣。高盛认为,假设5月OPEC+核心成员能够不打折扣、完全履行减产协议,其他成员履约率50%,那么OPEC+的产量实际上仅比2020年一季度减少430万桶/日。这种减产规模远远无法弥补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所导致的需求损失,WTI油价短期仍有跌向20美元/桶的风险。

  分析认为,随着各大储油设施装满,内陆原油价格仍然将在未来几周进一步下跌。

  原油市场只要存在所谓的期货溢价,即远期价格高于当前价格,原油储存市场将仍有需求,油轮市场也将继续保持。

  目前,部分分析师仍保持谨慎乐观。杰富瑞(Jefferies)的航运分析师兰迪·吉万斯表示:“现在不仅巴赫里在抢占油轮,能源巨头和其他贸易公司也加入了该轮大潮。我们预计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油轮运费收益率将保持在创纪录的高水平。”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328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