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致富故事 >

“我与宁波日报”征文选登丨小稿子、大题目

2020-04-29 12:23致富故事 人已围观

简介千钧一发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开始踏入新闻工作岗位。当时觉得,给宁波日报投稿能够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那时的宁波日报办公地址是在县前街的老房子,而报社的老领导、老记者、老编辑...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开始踏入新闻工作岗位。当时觉得,给宁波日报投稿能够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那时的宁波日报办公地址是在县前街的老房子,而报社的老领导、老记者、老编辑们就和宁波电台的同仁们一样的热心,耐心帮助,孜孜不倦。我在宁波日报上发表了许多文章,要说的故事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道不尽。

  我和宁波日报之间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1980年11月12日我发表在《宁波日报》上的一篇小稿子,题目是《三放换来蟹满街》。为什么今天我还对这篇小稿记忆犹新呢?因为从这篇小稿能看出宁波日报思想解放、敢为人先,认真贯彻党的思想路线年底,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解放思想在当时也不是能一蹴而就的简单事情,需要有一个过程。当时在宁波、在象山,计划经济根深蒂固,买什么都要凭票,千钧一发买米要票、买布要票、买糖要票,就连买带鱼也要票。当时为了家里能吃上几根带鱼,我天蒙蒙亮就要起床去丹城街上的水产门市部排队,拿上家里的一本什么簿子,买到了营业员就顺手给你敲个章。等我赶到门市部已经是人头攒动,人挤人乱哄哄的。有的时候人多鱼少只能空手而归。当时象山靠海的爵溪、门前涂、大徐等地的农民、渔民,落小海抓上来的小鱼小虾也不允许上市,说是资本主义尾巴、投机倒把,要没收。价格只能听国营水产品门市部的,哪有什么市场价。有一次我去爵溪采访,爵溪镇政府的几位朋友说起现在新的政策来了,国家允许农民、渔民把自己捕捞上来的小鱼小虾上街卖了,也可以让他们赚几个钱了。我一听就感到这是新闻,回来就写了这篇小稿。但是稿子发表不是很顺利,广播站编辑部的编辑虽然与我关系很好,可几位老同志却说不太好发表,不符合公有制的原则,慢慢来吧。我当时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就把稿子寄给了宁波日报农村部,结果稿子在当年的11月12日见报了。

  该稿在宁波日报见报以后,在象山却引起了震动。先是县委报道组的同志碰到我就问我这篇稿子是谁审查过了?听说县里有同志发话了,这篇稿子最好不要登。而后,一位副县长碰到我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现在好了,你是政策放宽蟹满街了。”编辑部的同志也好心劝我:今后类似的稿子最好要先审查。

  小稿子折射出大题目,冲破藩篱是要有一定的勇气和胆略的。宁波日报无论是接受新事物,还是贯彻党的新政策新措施上面总是走在前面。作为媒体人应该领先一步,解放思想,不断创新,这是媒体人的应有责任。

  :宁波日报将迎复刊40周年 请你讲述我与宁波日报的故事

  今天,我看到了宁波日报头版关于《“我与宁波日报”征文启事》,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我的新闻生涯似乎和宁波日报联系也很紧密,虽然不是同一个单位,但是从我的内心来讲,宁波日报在我的新闻工作当中给予了我人生难忘的支持和激励。几十年来,我养成了几乎每天要看宁波日报的习惯,一天不看就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即使在遥远的纽约和洛杉矶,每当晚上有空,我也会在手机上点来点去寻找宁波日报,看看宁波新闻。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开始踏入新闻工作岗位。当时觉得,给宁波日报投稿能够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那时的宁波日报办公地址是在县前街的老房子,而报社的老领导、老记者、老编辑们就和宁波电台的同仁们一样的热心,耐心帮助,孜孜不倦。我在宁波日报上发表了许多文章,要说的故事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道不尽。

  我和宁波日报之间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1980年11月12日我发表在《宁波日报》上的一篇小稿子,题目是《三放换来蟹满街》。为什么今天我还对这篇小稿记忆犹新呢?因为从这篇小稿能看出宁波日报思想解放、敢为人先,认真贯彻党的思想路线年底,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解放思想在当时也不是能一蹴而就的简单事情,需要有一个过程。当时在宁波、在象山,计划经济根深蒂固,买什么都要凭票,买米要票、买布要票、买糖要票,就连买带鱼也要票。当时为了家里能吃上几根带鱼,我天蒙蒙亮就要起床去丹城街上的水产门市部排队,拿上家里的一本什么簿子,买到了营业员就顺手给你敲个章。等我赶到门市部已经是人头攒动,人挤人乱哄哄的。有的时候人多鱼少只能空手而归。当时象山靠海的爵溪、门前涂、大徐等地的农民、渔民,落小海抓上来的小鱼小虾也不允许上市,说是资本主义尾巴、投机倒把,要没收。价格只能听国营水产品门市部的,哪有什么市场价。有一次我去爵溪采访,爵溪镇政府的几位朋友说起现在新的政策来了,国家允许农民、渔民把自己捕捞上来的小鱼小虾上街卖了,也可以让他们赚几个钱了。我一听就感到这是新闻,回来就写了这篇小稿。但是稿子发表不是很顺利,广播站编辑部的编辑虽然与我关系很好,可几位老同志却说不太好发表,不符合公有制的原则,慢慢来吧。我当时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就把稿子寄给了宁波日报农村部,结果稿子在当年的11月12日见报了。

  该稿在宁波日报见报以后,在象山却引起了震动。先是县委报道组的同志碰到我就问我这篇稿子是谁审查过了?听说县里有同志发话了,这篇稿子最好不要登。而后,一位副县长碰到我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现在好了,你是政策放宽蟹满街了。”编辑部的同志也好心劝我:今后类似的稿子最好要先审查。

  小稿子折射出大题目,冲破藩篱是要有一定的勇气和胆略的。宁波日报无论是接受新事物,还是贯彻党的新政策新措施上面总是走在前面。作为媒体人应该领先一步,解放思想,不断创新,这是媒体人的应有责任。

  :宁波日报将迎复刊40周年 请你讲述我与宁波日报的故事

Tags: 千钧一发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52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