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财源广进 > 致富故事 >

有没有一些温柔的小故事?

2020-04-29 12:24致富故事 人已围观

简介刘銮鸿小兔子回家时惊恐地发现门口站了一排肌肉健硕的豺狼狮豹,他摸着哆嗦的心脏想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啊,怎么有人堵他家呢? 老虎!老虎!他跑到老虎的家,气喘吁吁:快跑!有人来...

  小兔子回家时惊恐地发现门口站了一排肌肉健硕的豺狼狮豹,他摸着哆嗦的心脏想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啊,怎么有人堵他家呢?

  “老虎!老虎!”他跑到老虎的家,气喘吁吁:“快跑!有人来找你麻烦,正在我家门口等你呢!”

  小兔子猛摇头,推着老虎走:“快跑吧!他们人多,你一个人打不过的,你先走,我帮你看着他们。”

  “不行!”老虎大义凛然道:“我怎么可以让你为我以身犯险?你放心,那是你的家,我一定把他们都赶走!”

  下面是来自公众号“睡前故事板”,这是个超级温柔的公众号,里面都是可爱的小故事,虽然已经不再更新了(╥╯^╰╥)

  于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在所有狐狸都忙于温饱而奔波的时段,阿格却经常把自己的食物,叼给老疤。

  不然谁会没事跑到湖面的冰窟窿旁,自言自语哈哈大笑,甚至把头伸进去吐泡泡。

  他想听的,不过是那些掺杂着温暖阳光与草地的故事,偶尔的凶险刺激,更多的妙趣横生。

  “对,”阿格歪头,在水里吐了几个泡泡,“我们可以在麦地里打滚,里面藏有阳光,它们都在跳舞。”

  但爱情不总是这样,你就是想留给对方更漂亮美好的那番世界,即使不存在,你也想描述给她看。刘銮鸿

  “你们是不可能的”,老疤一针见血,“你是狐狸,她是鱼。有些爱情就像玫瑰,生来只是为了被斩首,没有结果。”

  “沿着湖下去是条小溪,小溪蜿蜒的尽头是瀑布,瀑布下面就是草原。我们只要一路往下,就能到麦田,一地的小太阳。”

  如同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要带着他心爱的姑娘私奔,外面对他而言,只有美好与宽广。

  “我已经和我的朋友说好了。”阿格说,“我们可以冻在一块冰块里。到时候我在冰里对他挤眉弄眼,他只需要小小地推我们一把,我们就会一直往下滑呀滑,一路滑到我们想到的地方。”

  舞蹈家独创了一支伞面舞,女子执伞,通过撑起放下,或模仿顶碗技巧不断往上累加纸伞等动作,表现传统女性所承受的压力。

  那时候西南联大南迁,昆明校舍不够,于是文学院法学院辗转至蒙自,城内周家公馆作为女生宿舍,被戏称为“听风楼”。

  街上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一时间人们四处躲避逃窜,像是看见了什么羞人的东西。

  自从他们搬来这乡下地方,已经听老师念叨了好几次,当地民风保守,希望各位女同学在衣着上注意些。

  她赶忙将伞递还了回去,那人接过,却是走近了一步,举在两人头顶,“我正好去周公馆附近的裁缝铺一趟,一起吧。”

  付黛连跑带跳的上楼,趴到窗户边的时候,只剩下一个灰布衫子的背影,略微有些臃肿。

  她懒得争辩,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忽而闷声说了句:“改天我们去碧色寨耍耍。”

  宣统元年,滇越铁路铺轨至碧色寨,村子由此兴盛,青年人常有乘火车至越南谋生。

  三两杯下肚,出来时天已经暗了,陈碧还坐在火车站那儿,似乎想劝陈婆婆回家,反被一拐杖带到了地上。

  临行那日,约定一起走的陈碧却姗姗来迟,列车上的同学们都探出头来,对着两人指指点点。

  付黛默不作声,伸手就要抓着陈碧上车,反被她挣脱开:“人们都在谈论你我。”

  日军空袭蒙自,她原本有机会逃脱的,无奈陈婆婆执意要回去取回儿子的遗像……

  付黛发了疯似的刨着土坟,她不要她到死还被这家人牵扯。陈婆婆也不拦她,任凭她慢慢挖出了一块碧色的衣角。

  付母那次从香港去看她,带了匹碧色的时兴料子,付黛扯着陈碧,在周公馆边上的裁缝铺做了两件一模一样的。

  那时学校已有两人的流言,付母没费多大力气就找着了,穿着时髦又神色不自在的,定是乡下女人陈碧。

  独舞改成了双人舞,原本独自顶伞的女主人公,完成两次顶伞之后,伞再一次抛到空中,会被另一个女孩接过——伞面后移,抬眼。

  “就一点不好,不过也是最好的一点,这些演员都是学生吧。”她笑着问我,“抬眼每个人都是无忧无虑的,真好呀。”

Tags: 刘銮鸿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53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